蜜浸藤花

经常性沉迷冷cp
不太建议关注

【烛乱】坍缩静止(2)


万人迷哨兵烛×小恶魔向导乱
星际paro,哨向

冷cp自产粮,有其他副cp出现。
感谢第一篇大家给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我会继续努力写的_(:з」∠)_
————

4
烛台切光忠从来没有这么沮丧过。
以至于连着三天出现在塔的哨兵心理疏导室里。

“真的……好丢脸……”向导莺丸平静的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捂着脸,重复着三天来一模一样的嘟哝,啜了一口茶“这还真不是你的做风呢,烛台切先生。”
“何止不是啊……真的太不帅气了,丢脸丢到军校了”烛台切猛地从深埋的掌心抬头“而且你想想,我在那个孩子面前提到他过世的父母肯定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挖开了他尘封在心的一块疤痕,我能感到他的心似乎在滴陈年老血,他肯定是一边悲伤一边微笑的应付我那虚假的说辞……”
“先别提了,从你把别人性别搞错就已经完败了”
“……而且啊万一这件事给他造成浓厚的心灵阴影,让他觉得,大人的世界是多么可恶啊,然后从而放弃成为一个尽职尽责的五好向导,投身黑暗向导的怀抱怎么办!”
“够了你脑洞太大了。”
“可是……”
“你打扰到莺喝茶了亲爱的烛台切同志!”

“大包平?!”
红发的男人一身汗味的推门进入,看见莺丸皱了皱眉后赶紧退了出去,站着门口双手合十:“莺我刚从训练场回来现在马上去洗澡!”报告似的吼完后沿着走廊小跑了出去。
烛台切目送这位能与首席哨兵一较高下的大包平远去,感叹自己以后一定不要找个妻管严的向导。
春天,风和日丽,莺丸的精神体莺鸟轻巧巧的飞来落在他的肩上,烛台切看到桌上茶碟里的花生米,用手碾碎合在掌心,小莺鸟旋即落在他的指尖,一抖一抖的啄起碎屑。
莺丸又拿起了茶杯:“烛台切先生,先不提这个,我想和你谈谈的是前几天提出来的问题,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莺丸说的是关于哨兵和向导的结合,并推荐他参加这相关的集会。烛台切的神游症发作频率越来越快,可能是和他之前参战有关,高强度的工作和密集的战斗足以让他身心俱疲,对自己五感控制的下降就表明了这点,塔不可能放任一个素质优异的哨兵就这么衰弱下去,便希望他尽可能找到能与之绑定的向导对他做深层疏导。
烛台切自然非常明白这点,没有哨兵的向导还是可以在不引发结合热的情况下自在的生存,而没有向导的哨兵除了尽可能使自己远离争端,就只会可能因为五感紊乱而丧失行动力甚至是生命。为此,他也有积极的参与活动比如——相亲会。
“不过啊,造成你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说是你运气不好呢,还是运气不好呢。你要不要考虑去让贞宗家的物吉给你开个光?”
“开光这种事起码也应该是让数珠丸先生来吧他才是和尚欸。”烛台切现在觉得自己更加身心俱疲了:“我和向导们的适配度是不算宽广,但也不至于照着统计表相亲这么多次也没有一个碰上的啊,不是有了绑定的对象就是太小了。”
“但是物吉他可是比佛祖还灵验的呀,你想要无论是新春贩售的早茶还是限定十个的茶碗他都是可以保佑的耶。”
“不是物吉君的问题……”烛台切喉头一梗,估计自己是说不过面前的这位学长了,莺丸的表情仿佛是在回味早茶的美妙,连他的精神体莺鸟都仿佛醉倒般蜷在烛台切的手心。
然后一只红色的巨犬就穿过墙壁落在办公桌上呼哧呼哧的对他喘着气,露出一排獠牙,掌心的小鸟和烛台切都被吓了一跳,回头,果不其然的看到大包平有点不爽的站在门口。“烛台切先生你占用莺的时间太久了,莺接下来是要和我去餐厅吃午饭的。”

烛台切百无聊赖的走在塔的外围,大包平对莺丸的占有欲也是众多周知的,但是今天这样过激的反应也实在是有些过分了,自然被莺丸好好的训斥了一顿。他放松一下肩膀,放出自己的精神体灰狼,灰狼平静的随着他的脚步踱着。路过长廊,阳光透过设施的玻璃幕墙,投下他一人浅金的暗影。

烛台切开始思考中午的饭菜了,这才是日常。

5
如果不能及时的找到合适的向导,就要被暂时移出前线。莺丸最后告诉烛台切,凭他现在的状况,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起码要修整一年,但是一年后能否回到军队,还得看到时候对他情绪数据的分析情况。
移出前线嘛,这个烛台切不排斥,他本来也不是急于功名的性子,但依旧不希望自己过远的离开军队,骨子里哨兵的天性仍是争强好胜的。这或多或少让他有些苦恼。

餐厅的时令限定餐饭味道意外的不错,这让烛台切心情好上了几分,他准备再去盛一碗味增汤。

“欸~光忠君啊,好久不见呢。”
翠绿的长发遮住半边脸颊,露出的一只金色眼睛透露着轻佻的神情,有意无意的嘴角勾出一抹笑容,让人有些猜不透的表情。
“是青江上尉啊……”
青江家的笑面青江,这听起来有点怪,据说本人本名是叫做贞次,但是似乎只有听他的哥哥这样喊过,也听过有人称他京极青江的,或许是每次自我介绍都不尽相同,但至少证件上还是老老实实的写着笑面青江的,目前在塔内附属军校任职。人脉似乎很广,明明军衔不高却在塔里有着说不清的地位,有人认为是因为他那作为首席向导的哥哥,但烛台切并不那么认为,毕竟光看那笑容并没人能猜到他的内心所想,作为同级生,他自认为给出的评价还是很中肯的。
神秘值满点的奇怪的人呢。
“光忠君不要那么生疏嘛~怎么刚从前线回来已经不习惯普通的生活了么~”青江微微扬起头,垂在肩头的发丝滑落,“我听大包平前辈说你这几天一直在骚扰莺丸前辈呢,出了事么?”
“别说的那么过分啊青江君。”见到这么一个贫嘴到无法对付的人还是无奈点好,烛台切有些笑不出来,但看到同学还是至少有点开心的:“青江君怎么到塔的中枢来了?是找你家哥哥吗?”
“不的呦,”青江有点懒散又有点玩味“军校那边要招实践指导员,我是来发聘书的呢,因公出差。怎么,有兴趣不?关于修整一年的好去处~”
“哈?”烛台切有点愣神,然后又反应过来“莺丸先生说的么?”
笑面青江此时笑靥如花:“我自作主张的啦,老同学是有福利的。可以有训练的机会,又不至于太过紧张,有充足自由的时间去找向导们培养感情,可能工资没有你以前高,但我相信这点不成问题吧。好好感谢我,光忠君。”
青江的脑回路有点太快,或者这消息来的太过突然:“简直像是鹤先生的惊吓了啊青江君。”
“不过啊,还真的是,谢谢啊。”

6
塔的附属军校,却并建立不在中枢星BW-A1星上。烛台切光忠站在短途高速星际飞艇的船舷边,等待着广播里的报站声。
BW-A3星,对于大部分塔的士兵而言,都是一颗盛满回忆的星球,这里培育了他们高超的技能,也埋葬了他们不切实际的青春幻想。
下了飞艇,出了机场,乘轻轨到达军校的中枢。映入眼帘的是两幢高耸的白色建筑物,是存放所有在此学习的哨兵向导资料的地方。被螺旋而上的玻璃阶梯在外围环绕,内部则是办公的地方,电梯被包围在最里。连接两幢建筑的是底层的大厅,从大厅向里望去能看到广场,高高飘场的旗积昭示着星际联盟约神圣不可侵犯,而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倾尽自己的所有来保卫他们爱的这片地方。
烛台切看着眼前的一草一木,有些莫名激动,自毕业后他就再也没来过这里,能看得出来的是中枢又多添了几座设施,还有几座在建的实验场。
办完手续,设施的工作人员给了烛台切宿舍的钥匙和作为身份意义的通行卡,给他指了宿舍的路就又匆匆的离开:“工作方面会有相关的导师来通知你的。”
实际上并不需要指路,烛台切轻松的穿过回廊,乘坐巴士到达教师宿舍。以前他无数次和鹤丸,大俱利一起埋伏在教师公寓附近打算挑战他们的导师。而如今曾经的恩师已经退休,自己也从一线战场退下。烛台切摩挲着手里的证件,虽然还填写着“烛台切光忠中校”几个字,但是意义却大有不同,他至少目前都不能再和鹤丸他们并肩,只有这个,令他有些伤感。
宿舍是高层公寓,有主卧和客房,足够大的空间供他进行自由支配,一般这种户型都是默认哨兵向导两人居住的,但在烛台切这里,它目前暂时不会迎接它的另一个主人。

平静的一天结束了,月光入室,烛台切倒在床铺上想,明天会开始。

7
“丛林地区的模拟实景对抗训练,每人完成五十点的成绩就好,这些呢,就是今天的任务,当然呢,学有余力的同学可以再完成两组机械对抗训练,我也将基于这个给出平时分的加分。”
“长船老师,这个已经很难啦——”“老师的要求太高啦——”
底下学生的嚷嚷和抱怨此起彼伏,烛台切对此只抱以平静的微笑:“大家,相比较如此不帅气的抱怨,还是帅气的完成比较好呦——”
“帅气的魔鬼训练教官”是烛台切获得的新名称,他已经担任这些16岁的小哨兵的实景训练教官有近一个月了。有自身素质相当不错的粟田口家的两个孩子厚和后藤,也有喜欢耍小聪明的贞宗家的太鼓钟,还有一个叫不动行光的据说是织田先生的养子,平时态度相当不积极,但是在基础训练上的表现也让烛台切另眼相看。就算是新一代的孩子也是家族中的会比较优异么?
粟田口并不算是世代哨兵的家族,相反算是著名的出产向导的家族,目前的当家一期一振是烛台切的学弟,就是一位及其优秀的向导,毫不费力的就成为当年毕业生中的首席。烛台切也以一期老友的身份获得了他们的信赖。至于贞宗家的孩子,似乎是迅速拜服在烛台切的帅气主义的麾下,很快就开始到导师的宿舍共享手作的小甜饼。
前几个完成训练的也自然是他们几个,或许是训练强度确实有点大了,取下护具,太鼓钟整个人直接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喘气,相比较他夸张的表现,粟田口的厚已经开始准备接下来的两人对抗练习了。
“厚,你还是不是人类啊。”
“是的哟,和你一样大的16岁青春好少年。”厚重新固定了一下手甲:“你再这样松懈下去可连我的其他兄弟们都打不过。”
“厚的其他兄弟不都是向导吗?”
“是呀,但是战斗力也是强的可怕呢。”后藤似乎有点心有余悸的样子。
“哼,厚果然不是人类啊……啊啊啊,疼疼疼后藤救我!”
“好了好啦,完成了就去准备接下来的练习,还有啊,向导们可能之于哨兵们身体素质不会太强,”烛台切微笑着插入话题”但也并不是绝对的,如果就此看轻他们的话,以后可是会被教训的很惨的哟。”
“所以小光才到现在都没有向导的嘛~”
“欸?”一片小孩子的起哄,
“小贞!”
小孩子真的很麻烦呢……看着闹成一团的模拟训练场,烛台切只觉得又气又笑,只能起身整顿班级的纪律。等教学结束,他与那些仍在哄笑的孩子们告别,觉得自己是不是管理的太松了。

走过玻璃回廊回办公室,烛台切回想着上课发生的事,不由得感叹,连到这里也要被人催着找向导的事么,或者说青江他就是故意的。眼前突然浮现了青江那张欠揍的笑脸,烛台切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在周围的认识的向导中,除了一期和青江,几乎没有单身的向导了。

“呃……”
这还真是个前途渺茫的问题啊。
烛台切有点头痛,交际圈内的单身向导越来越少,优秀的而又单身的向导更加少之更少。年轻的向导势必会寻找年轻而又优秀的哨兵,谁会理会一个几乎已经远离核心机关的大龄哨兵呢?这势必会像是军校这种纪律严明的地方出现脱衣陪酒女郎一样不可思议。
这样想着,烛台切推开办公室的门。
“欸?”
刚刚说什么来着,无论是脱衣陪酒女郎还是年轻优秀的向导?
向导特有的散发着让人平静的气息铺面而来,金色的长发和洁白的肌肤在阳光下铺了一层细闪,女式校服半遮半掩下能看到纤细的腰身。
“眼神很危险呢,光忠先生。”
湛蓝的眸子含着一点点玩味的意味,偏过头,仿佛是要露出最可爱的表情一般楚楚可怜。

明明你才是最危险的啊。

TBC
————
本篇几乎都是背景设定,很喜欢大包平和莺丸的相处模式,大包平的精神体大概是一只超大红色的哈士奇这样,设定大概有烛台切的灰狼的两倍大小~
乱酱在本章戏份好少啊这个我也好烦啊毕竟嫁刀乱酱~
乱最后的表情姿势参见真剑必杀模式~

下次更文大概遥遥无期,希望能在三四天能一章吧。
土下座。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