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浸藤花

乱酱本命
经常性沉迷冷cp

【药中心】钵杵


突然的脑洞的小短片,意识流。
带一点点药乱成分,大概是畠山政长时期的回忆杀这样,不介意请看_(:з」∠)_

1
审神者要辞职了。
就是单纯的辞职。
已经递交了辞职信,在等待公文批下的时候忙着打包东西。
她是个温和的人,是大家都很信任的主公。
没有刃明白她究竟为什么辞职,也许是在一个地方呆久了真的乏了。
有小短刀提出异议,哭着问是不是不要他们了,更多的历经无数主人的刀剑们则是默认了。
互不相欠,两厢敬安。

2
梅雨的季节什么都染上一点点紫色,紫色的天空,紫色的池塘,紫色的花朵,紫色的药研。
“药研不奇怪吗?”
“恩?”
“主人离开的原因。”
“你要是在想这个你就输了呢,大将的想法肯定猜不透的呀。”
“呼……”
“诶呀你也不要老是盯着我看,我在看书呢。”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药研并不介意乱多盯一会。
乱听罢,低头开始玩弄自己的发尾,用手头的彩绳在上面打了可爱的结。

3
“药研不害怕分开吗?”玩腻了发尾的乱很小声说。
“分开?你是说什么时候呢?”
是自锻刀房成型后远远的一撇便被送往各家,还是镰仓东军营内短暂的相遇,之后各分东西,阴阳两隔,直至在这个本丸内相遇。
药研放下书。
梅雨季节的空气也是紫色的,潮潮的。自家兄弟的头发,皮肤,眼角和眸子,也是潮潮的。
“……我好讨厌分开啊。”但声音是干干的。

4
乱还记得那时的药研,在畠山大人家看到的药研。
药研坐着的样子,药研睡着的样子,药研笑着的样子,药研看着畠山大人的样子。
和胜元大人不同,畠山大人常常把药研带在身边,指挥作战的时候,谈论军事的时候,下位探查的时候。而自己却安安稳稳的放在彩绘的漆架上,虽然有着细川的乱吉光的美称,果然还是更羡慕药研这把无铭刀一点。
欸。
那时的药研还不叫药研呐。
自己也只是单纯喊着他兄弟兄弟。
而不像现在。
“药研。”
“恩?”
能呼唤他的感觉真好,而不是那样敷衍的泛指。
这样会很安心,不用担心他哪天消失掉似的。

5
名字是有一半灵魂的。
如果知道了真名,他们也并不是不可以将审神者锁在身边,这是他们唯一能使用的法术。
所以命名者对他们这些器物有如生父。
“我喜欢胜元大人,特别喜欢。不过没有喜欢药研一样喜欢他呀。”
“畠山大人如果听到这样肉麻的话语绝对会厌恶你的。”
“反正他也听不到的呀,就像胜元大人一样,也无论是那是还是现在。虽然他给了药研你另一半灵魂。”
“是呀,要好好谢谢他呢……”
雨声细密。
时有蛙鸣。
“如果畠山大人没有死的话就好了,我宁可不要他用自己的灵魂赐予我的名字。”
“……”
“我那时太想让畠山大人活下来了,却完全忘却他已决然赴死。”药研声音渐渐低垂,似乎又开始浏览手中的书。
蛙鸣一片。
“那药研大概不会叫药研了呢,叫书本切什么的也挺不错的呢。”
“……别闹。”

6
雨好像停了。
药研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的发尾有点湿湿的,可能是风吹来的雨滴。
乱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他的怀里,静静的蜷着,肩膀一起一伏。
书放在一边,自己也松松的把手放在乱的背上,这里能摸到凹陷的浅浅的腰窝。
药研有时候觉得乱才应该是比自己年龄稍微大一点点,因为他总是这样自说自话,从自己最开始睁眼的时候,就一直这样到如今。
药研决定把头埋在乱的颈窝,好好的再睡一觉。

7
紫色的花还在开着。

END.
————

一边听墨染樱一边写的。墨染樱好听。
大概是对药研的个人理解,对婶婶和其他刀十分小大人的药研在面对自己同龄的家人的样子。
对大将组,对乱应该是略有不同的。
而且总觉得乱可能对粟田口会像姐姐一点,毕竟粟田口孩子很多吖~

想写大将组了_(:з」∠)_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