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浸藤花

经常性沉迷冷cp
不太建议关注

【粟田口】反抗声明

粟田口黑道paro
开了新坑_(:з」∠)_
应该是轻松向~_(:з」∠)_我就想看弟弟们和一期斗智斗勇_(:з」∠)_
本章有鹤一期和一点点的三日骨
ps:本篇的粟田口大家和鬼丸国纲姓~
————
1
”话说我们这样一直瞒着一期哥是不是不太好?”

“还真是不太像你会说的话啊,厚。”药研熟练的推开保险,从瞄准镜窥视着面前的高楼。耳麦里兄弟略困扰的声音穿出:“不是的呀,我担心哪天一期哥上班后突然回来拿文件啊什么的,欸药研那个大叔出门了,看到了吗?或是一期哥瞒着我们想suprise什么的……”
“好啦好啦,放松放松,那样前田他们会发出警告的。而且目标上楼了,楼梯死角,这看来只能乱出场了。”
“他倒不是最优选,别忘了信浓,那小子刚刚没打招呼就潜入了。”
“锵锵!可不是没打招呼噢,现在也算的啦~”突然加入的声音让药研稍微一惊,不过处于素养他的声线依旧平稳:“废话少说,你现在在哪?”
“欸~不让我废话但是厚和药研明明刚刚聊的好欢的啦~我在23楼噢,排气管道里呢。是不是该说不愧是信浓藤四郎呢~”
“嘛你速度倒是很快。后藤,周围怎样?”
“没问题啊,撤退路线确定,还有不要老和我说话,这里自言自语好麻烦的,吸溜~”喝饮料的声音传来,只能说声音的主人看来其实很放松。
“都准备好了吗?”
“恩。”“好~”“嗯哪。”
“开始行动。”
耳麦里一阵衣料摩擦声,旋即是熟悉的滴滴声由近及远,最后是遥远的噗的一下。瞄准镜里的人物似乎是被什么吓到一般,从楼梯上匆忙跑下。
“哎……”轻描淡写的叹了下气,药研扣动扳机,数颗消音的子弹划过夜空,穿过偶然开着的玻璃窗,扎进目标握住的门把手。
像是要扔掉烫手的山芋一般,肥胖的男人惊恐的甩着手,失去平衡跪倒在地,身后传来高跟鞋细碎的响声,一下一下,在空旷楼梯间回荡。
“你……你是?”不敢相信似的颤抖着的声线,将自己的内心的恐惧完全暴露给对方。
“没带保镖应该说是遗憾呢,还是惋惜呢?”
“不不……他们都……”对面的人一步步走近,清脆是高跟鞋声仿佛是地狱一声声的丧钟。
“安心了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呢。”
“……喂你……”越过自己,对方径直推开了门。

“不过啊,还是谢谢你帮我打开了门哟♡。”

2
今天也是J市平常的一天,风平浪静,阳光普照。
不过当市长签署的关于土地协约的合同被盗的事传到三条石切丸这里,他还是稍微有点吃惊的。
“对方是粟田口啊……还是有点麻烦的呢。”
粟田口是近一年才冒出来的一个组织,一般不沾血,但由于下手精准,目标从来都挑最关键的来,涉猎的范围从政业到商业,又擅长借力打力,从一开始就一举在老牌的黑道组织里成名。对外公开的只有一名女性,但由于每次目击者对她描述的相貌都不同,所以这个组织的状态依然成迷。
几乎是一片黑的呢。
不过也有人对其作风表示看不起,觉得他们不就是乘虚而入的小偷而已,虽然让各方都有所损失,但终归是小偷小摸。
但三条石切丸并不这么看,他依旧觉得养虎为患,对于对方的屡屡得逞,他更倾向于主动出手打压。对此自家的大哥却不以为意:“爷爷一把年纪了,不太想管小孩子们的事情呢,别让他们闹到我们这里来就好。”
“什么爷爷的,看看你自己才多大。”石切丸扶额,“而且这次他们顺走的土地协约不关怎么说还是对我们有影响的。”
“哈哈哈,那得烦请市长先生再签署一份了呢。”
“不是这样啊,你是老年痴呆了吧三日月!”
“欸~不就是一张纸啦。”
“什么纸啊那是土地协约!这次事件这么一闹腾新的土地交易法规更改肯定要延迟,再这么拖下去二哥那边的亏损还是不小的啊!”
“那亏损是小狐丸的事咯和爷爷没有关系的啦。虽然爷爷是看中了一套庄园,但如果不行就算了吧。”
“什么叫如果不行啊……”
“欸嘿☆~”
“……再见。”
虽然知道自家大哥背地里手段干练,但表面上的应付还是十分让人不爽的。石切丸按了按太阳穴,用最后的气力无可奈何的丢下一句话:“你开心就好……哪天被粟田口捅了洞我会帮忙踩上一脚的。”
“这么早就开始忙着篡位了耶,爷爷要去告诉小骨喰你欺负爷爷。”
“你就算告诉鬼丸家也没用,人家一家警|察署的,谁会收留你啊,而且这么骚扰人家弟弟一期真的会把你杀了的哟。”
“可是小骨喰才大学生呢才不是警|察。”从手中的老人机上移开视线,三日月苦着一张脸可怜巴巴的盯着着石切丸。
“够了……”

3
在一般人看来,鬼丸一期可以说是人生的集大成者了。
无论是高挑的身材,温和俊朗的外表,还是温柔的性格,以及东大毕业生的学历,一期都足以称得是钻石王老五级别的。更别提年纪轻轻就在警|察署屡次立功,快速混到上层,虽然有人怀疑这是因为他有个前警|察署的叔叔,根正苗红,但据本人所说全靠自己打拼。其家庭兄弟众多,有两个弟弟分别在东大读电气工程和生物工程,还有两个弟弟跟随茶道名家古备前莺丸学习,剩下的兄弟也都别有特长,有剑道在全国大赛得奖的,有自己爱好医学结果在青少年组创新大赛夺魁的,甚至有出道成校园偶像的,最不济的也在社区关爱孤儿活动中表现过于突出,上了报纸头条和新闻节目。每一个弟弟都是一期炫耀的资本,当他谈起弟弟来那自然是口若悬河,只是可怜了他的同事们,在根本记不住他所有弟弟的名字的情况下仍要陪着笑脸听他每天讲弟弟的趣事。

“所以说,一期你今天怎么了。”在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一期一脸天塌下来的悲伤感,鹤丸国永有点惊吓。他顺手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自觉的坐了进去:“想想你可爱的弟弟们,恩,好,smile~。你是怎么啦这样都不笑!”
沉浸在失落中的一期缓缓抬头:“啊,鹤丸殿,好久不见。”
“不是!一期你怎么了!”鹤丸声嘶力竭惊慌失措,在弟弟的话题前如此消沉的一期绝对是假一期!
“有两个坏消息……一个很坏一个更坏。”一期又将头埋进臂弯,沉痛的声音闷闷的从肘腕下传出:“鹤丸殿要听那个?”
“更坏的那个。”
“昨天弟弟们居然不理我!啊啊啊没有切实跟在弟弟身边真是哥哥的失职!”
“不是……你昨天不是加班嘛……”
“就是加班所以我没能陪伴可爱的弟弟们……”
“……很坏的那个呢?”
“昨天市长办公室失窃,土地协约被盗走了。”
“这个才更坏好不!一期你弟控也要分一下场合!”鹤丸觉得今天似乎一切惊吓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难得的一期这样的人也会犯病:“所以呢?”
“三条那边已经知道了,是之前说的粟田口干的。”一期有点困倦的直起腰,开始发动车子。
“粟田口啊……一向干大事的他们还真是让人惊喜啊……之前在网络上发布的假消息什么的就很麻烦了,现在居然做到三次元了。”
“总而言之,鹤丸殿怎么看。”
“不怎么,伊达的工作重心本来就不在房产上。”简而言之,粟田口这次并不会影响到我们太多。“倒是像三条那些老牌,有一大部分放在土地产权上的,可能会有点麻烦吧。”
“这样嘛,鹤丸殿还真是不紧张呢,我们昨天为了追查这事可是忙到好晚,结果却一无所获。”
“不会吧,隐形的吗?”
“也查了案发现场遗留的东西,只能说……对方反侦察能力很强,专业的。”
“哈……”
“不过好在无人伤亡,不过上面对这事施压,希望我们彻查此事。”
鹤丸把手臂背在脑后,出神的直视前方:“所以呢,一期这次叫我出来是希望我帮忙追查吗?”
“恩,用警|察的方式追查不到的话,你们倒说不定会有点线索。”绿灯闪过,不巧变成红灯,车平稳的停下。
“一期觉得我凭什么帮你呢,警署的特别搜查官一期大人?”
“凭你爱我。”熟悉的水蓝色压下视界,鹤丸闭上眼迎了上去,二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绿灯亮起,后排的车辆不耐烦的按响了喇叭。

“一期还真是白吃黑呢。”鹤丸轻笑,有些玩味的舔舔嘴唇,转头看向身边的情人:“晚上约吗?”
“不了,今天要回去做饭,小叔叔今天晚上有事。”
“让弟弟们点外卖不好吗?”
“外卖那种东西哪有营养。”
“欸~那一期的要求有点刁钻啊~一个吻不够的啦。”
“两个可以的,喂……哎!我在开车呢!别过来!鹤……丸”

今天的搜查官大人也很可爱♡。

-TBC-
————
本篇里的粟田口这个组织大概有点像无头骑士异闻录里的达拉斯这样,是从线上活动开始的,不过在慢慢转黑,颇有点小孩子挑战大人的感觉。
可能由于在同时写坍缩静止,这篇不会更的很快,不过我有思路了就会写一点的,毕竟这篇……连大纲都没写_(:з」∠)_
名字来源与今天刚看的银他妈新ed♡超棒的
我会努力的_(:з」∠)_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