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浸藤花

经常性沉迷冷cp
不太建议关注

【珠青】鸡鸣日旦

日常向脑洞,有点意识流和废话唠叨_(:з」∠)_

————

1丑时
尽管窝在厚实的被子里,青江还是打了个激灵。迷迷瞪瞪的,被冷醒了。
初秋的夜晚仿佛已经入了冬,虽然知道到了冬天肯定会有另一番冻刹人的景象,不过青江还是宁可以这个为理由,去和歌仙要来冬天的被褥。
要是能提早拿出暖桌就更好了。
青江开始不切实际的幻想,大概是冻傻了。

翻了个身,又把被子裹紧了一点,果然还是睡不着啊。
青江只能盯着睡在自己旁边的同刀派的哥哥数珠丸恒次熟睡的侧脸,默默的数着一二三四。
那个……好像很暖和。
等到意识到五六七八已经变成所谓的“那个”了,自己已经悄摸圝摸的掀开数珠丸被子的一角。单人的被褥有点挤,青江只能侧身,背靠着这个热源。大概还好自己比较小,青江开始想明天一早数珠丸的表情,不由的嗤嗤一笑。

2寅时
不知道什么时候弟弟跑到了自己的被窝里,还睡得分外不安稳,一只冰凉的手搭在自己的胸口。数珠丸平静的把青江不安分的手臂推回,但没想到他仍然不屈不饶的杵在那,只好轻轻转了一下圝身,侧过来给青江一点点地方。
数珠丸有听过青江圝的故事,从大太刀被磨短为胁差。或许以前自己应该喊他哥哥的,无论是从刀匠还是大小来说。但如今对方却缩在自己的被窝里,蜷成小小的一团,青绿色的发丝散落,看起来自己完全可以把他搂在怀里,像菓子一样。
叹了口气,数珠丸搂过弟弟的脖颈,让他靠在自己肩头,单人的被褥果然还是太小了,看来要找库房当值的歌仙兼定换一个大一点的床铺了。

3卯时
早间的铃已经响许久了,可青江还是不太想离开被窝,他迷迷糊糊的固执的认为,早间的铃只针对上午出阵的家伙,自己是夜战的成员。而且被窝的吸引力不管怎么说都要比早饭更加大,抱着大大的枕头,不由得会这么想。
“贞次,该起床了。”
纸门被轻缓缓的拉开,清晨的阳光有一点点泛紫,噢,大概是恒次的头发反光吧。
早起沐浴后的数珠丸还穿着单薄的浴衣,紫色的长发松松的挽了个结。看着睡得昏昏沉沉的青江,他也没有多说,毕竟也是常见。
“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
“哈?”
青江从被窝里探出头,不期然看到数珠丸正坐着。晨起的沐浴焚香和诵经是自然每天都有,青江有很习惯,有时候还能借着数珠丸缓缓的清清的声音睡个回笼觉。但是今天……
“恒次……你从哪来的木鱼?”
“山伏殿下给的。”数珠丸恒次头也不抬:“我觉得很不错。”
“那你……以后每天都这样……”看到哥哥颔首,青江无望的垂下头,失落了一分钟,然后拿起了自己放在一边的内番服。
“佛说此经已,结跏趺坐,入于无量义处三昧,身心不动……”
“恒次我去吃东西了。”

4辰时
早上初阵的家伙已经回来了,去演练场的人也回来了,玄关很是热闹,有中伤的人被扶去手入室,轻伤的人在门口等着,药研领头的几个藤四郎的孩子在给他们做一些消毒。
青江百无聊赖的坐在廊下,看着去内番的人抱着沾上血迹的衣服匆匆走过,宗三和他的弟弟也在,青江在想要不要跟过去。
估计跟去也会被嫌碍事吧。
数珠丸不知道去哪了,早上他回房间的时候就不在了。可能是去吃饭,也可能找江雪讨论佛法去了。
好无聊啊。

5巳时
“真是又粗又大,看起来很美味呢……我是说萝卜。”
数珠丸到厨房的时候,青江正被歌仙扭着打。旁边站着伊达的烛台切光忠,一边笑着一边把青江刚刚拿着的萝卜飞快的切丝。
“贞次。”
看到数珠丸的时候,青江突然愣了一下下,虽然仍是在抵抗歌仙,但动作明显慢了点,弄的歌仙也抬起头来。
“诶呀,数珠丸殿下,早上好啊。”
数珠丸点头回礼,青江倒是飞快的别过头去,挣开歌仙的桎梏。
等到回神过来时他已经在门口站定。
“嘛,你们忙吧,刚刚宗三也叫我。”
随后就掀起厨房的门帘,从数珠丸身边擦肩而过。大概是太刀的速度和侦圝查不够,等数珠丸回头,高隐蔽的胁差已经消失在转角处了。
“嘛……数珠丸殿下有什么事吗?”歌仙似乎是习以为常,甩甩手腕,又咯吱咯吱的按响指节。
“我想申请一下换个大一点的被子。”
“欸……平常的被褥不够吗?”
“物资不够的话,也可以考虑把青江圝派的暖桌拿出来。”
“欸……这么早,是不是青江让你来说的啊……那家伙真是的,自己要求太多的还让数珠丸殿下来帮他求……”歌仙似乎不太高兴,揉了揉头发。
“不……是我想。”
歌仙放下手,似乎有点不可思议。
“欸……那还真是少见啊……”

6午时
午饭时间一如既往的热闹,除去远征的伙伴,几乎都聚集在食堂。数珠丸恒次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吵闹的环境,往常他会把午饭端回青江圝派的房间。
但今天他却端着餐盘,径直走向了坐在三圝条家和粟田口的胁差们中间的青江。
“哇!”
感觉到有人坐下,青江似乎是吓了一跳,连带着三圝条家的众人都扭过头来,今剑更是咬着勺子就发出了好奇的“哎哎”的惊叹。
数珠丸并没有在意弟弟僵硬的小动作,小声说了句“我开动了”,就平静的拿起筷子,开始品尝面前的一份定餐。
“恒次……今天不回房间吗?”
“恩。”
“下午你还要出阵呢?”
“恩。”
“今天的味增很好喝呢。”
“恩。”
“……”
“……”
在哥哥的注视下,一贯黄段子不离口的大胁差沉默的吃完了一餐饭。
味同嚼蜡,世人奇观。

7未时
数珠丸去出阵了,和三池的太刀一起,还有虎彻家的兄弟。
地点是青江很熟悉的阿津贺志山。
青江盘腿坐在审神者房间外的门廊,目不转睛的盯着安排计划的小黑板。
“盯~”
“笑面先生在干什么呢?”
路过的是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两个孩子。
加州清光顺着他的目光也抬头看了看小黑板:“欸……我们晚上还是有出阵呢……”
“啊~最近出阵真频繁呢。”
“你这不是不是很开心嘛。”
“清光才是的吧。”
一红一蓝的欢喜冤家吵着闹着,直到长谷部叫离审神者的房间远一点,才消停了。
远远的走了。
好无聊啊,真的。

8申时
时值冬日,阿津贺志山上的红叶如燃尽一般萧瑟。
数珠丸恒次面前的敌人犹如骨骸,燃着蓝色的磷火。一把大太刀,一把胁差。
大太刀横扫而过,带起的风倒伏一片枯草,却锵的一声,撞上了硬圝物。持刀的骨骼微微一松,却以更大的力道劈砍而来。
一边的骨蜘蛛倒不知是去哪了,但数珠丸并不能因此分心,大太刀与其说是莽撞不如说是蛮横,毫无章法的劈砍,力量上的差距却也实实在在的要让他认真应对。
举刀过喉,数珠丸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动作,他自知不是主动出击的类型。
珠串散落。
啊……回头又要麻烦贞次了。

9酉时
笑面青江穿戴整齐,穿过回廊,看到粟田口家的短刀药研在对他招手,稍稍加快了步伐。
“今天是去三圝条大桥,你知道的吧。”
“恩。”青江点头,是熟悉的战场。
“兄弟就拜托了,毕竟是新人,还是小孩子。”药研好像有点苦恼。
青江微微笑了一下,示意让他放心。
包丁藤四郎是不久前刚来的,在恒次之后。不过据其他刀剑所说,是个趣味怪异的孩子。
但再怎么怪异,在其他刀派的他们来说,也只是调皮一点的同伴而已。只有自家的兄弟,才会货真价实的烦恼和担忧。
传送阵的金光闪过。
熟悉的深夜。熟悉的凉风习习。
“来,开战吧。”

10戌时
青江回来的时候,歌仙正指示他们家的小辈把青江圝派的暖桌搬到门口。看到他,嫌弃的表示让他赶紧去洗澡,血腥味太浓。
“真是不风雅!”
青江倒是还没来得及问暖桌的事,就被歌仙拉着走向浴圝室。
“欸……起码让我拿一下换洗衣服啊!”
“算了吧你内番服里面什么都没穿我知道的。”
“那起码拿一下内番服啊!”
大概是权衡后觉得裸奔更不风雅,青江踉跄了几步后,歌仙也终于松手:“快去吧!”

不在房间,按时间来说,估计恒次是去手入室了。太刀的修复时间还真是长。青江上一次这么想的同时还庆幸自己是一名胁差。但这次他却觉得有点不自在。
或许说是经常,从恒次来之后。
明明都会修好,只是等时间久一点。
空落落的。
大概是因为是同刀派,毕竟房间里少一个人对两人的房间而言就是质的改变。青江只能自我解嘲。

11亥时
结束了手入,数珠丸又在审神者房间多待了一会,作为队长的报告还是要交的。所以等他回来的时候,青江已经窝在暖桌里了。
看起来是睡了,被子均匀的一起一伏。

12子时
“今天在想什么?”
“什么什么?”
“贞次,今天怪怪的,躲着我。”
“又不是我的错!恒次居然拿来了一个木鱼!”
用手指头都能想到的对话,甚至是表情的细节也能想到,数珠丸便不想再多想,毕竟单方面的,遐想是无意义的,再多也无意义。
青江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压到了哥哥的头发,数珠丸也只能顺着躺下。
留长发有一点不好,大概是明天早起会打结。

————
古法计时的脑洞其实来自于十二大战……看的时候想到的,于是就写了。
鸡鸣日旦是指丑时和寅时,大概有喜欢的cp就会写的,这个系列。
不过如果我写这个相关的话大概就是表示我卡文了( ー̀дー́ )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