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浸藤花

经常性沉迷冷cp
不太建议关注

【粟田口】反抗声明(3)

粟田口黑道paro

大概是弟弟们和一期斗智斗勇的故事~
在权谋方面如有不严谨请无视……毕竟经济政治我不是太会写_(:з」∠)_
ps:粟田口的大家都姓鬼丸噢,粟田口是组织名~
这次是乱的偶像回~
——————
6
“one!”
“high!”
“two!”
“high!”
“three!”
“high!high!”

几千人的巨响回荡在不小的礼堂里。荧光棒举起,汇聚成一片光的海洋。台下的人们汗水淋漓,虽然还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但高高举起的双手像是要脱离地心引力。

所有人都在呐喊着,为舞台上一个小小的光点疯狂。

“谢谢大家!我爱你们!”
白色的聚光灯有点刺眼,但鬼丸乱还是好好的睁开眼,绽放自己最灿烂的微笑。在鞠躬数次之后,简要的表示了中场的休息。

台下似乎有不小的失落声,乱由微笑嘟起嘴,甜甜的声音响彻全场:“大家要好好休息呢,乱酱会在下半场给大家奉献更好的表演,错过了就不好咯♡”

“给,水。”太鼓钟贞宗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从舞台走下的乱,对方化着鲜艳的妆面,在舞台上的效果很好,但下台后就有点过于浓烈了。毕竟是同班同学,习惯了的脸蛋突然大变样,还是让人十分诧异。

“在后台玩的开心吗?”乱嫣嫣一笑,接过能量饮料,有点不顾形象的痛饮一通。

“小乱真的好棒啊……”同是同班同学的浦岛虎彻眼睛里闪闪发光,“好厉害的……歌也好听,好好看!”拍拍要沦为自己小迷弟的朋友,乱觉得还是送他一套自己的应援物比较好。

除了带来看表演的同学,忙乱的后台还有两人闲着无所事事的样子,是浦岛的哥哥蜂须贺虎彻,还有太鼓钟的哥哥鹤丸。

鹤丸是乱很熟悉的,毕竟是自己哥哥的男友,大大方方的就让他来了。蜂须贺则是硬要跟浦岛过来,浦岛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坚定,只是同学的邀请罢了。但虎彻财团突然赞助了一系列器材,成为他毋庸置疑的出现理由。

“哟,小乱,演唱辛苦了!”鹤丸爽朗的大声打了个招呼,引得周围的工作人员不快的皱了下眉。

“鹤丸哥居然会在一期哥不在的地方出现,还真是意外呐。”乱转身叉腰,好脾气的调侃着。

“嘛,不要把我想成那样的人嘛,毕竟一期还没嫁给我呢。”

“哇偶。”

“不不是,我和一期还是尊重彼此的个人时间的嘛……”

“明明就黏到要上天了。”一撇嘴,乱又勾起个笑容,鹤丸也装作不好意思的笑了。

“那鹤丸哥,我先去换衣服了。”

“好,你去吧。”

不远处两个小孩子开始为一些事情争执起来,鹤丸也不太想管太鼓钟的行动,一转头却看到蜂须贺斜靠在椅背上,平静的盯着他。

“你和浦岛的朋友很熟啊。”

“是啊,毕竟是一期的弟弟。”

“这样啊。”

蜂须贺坐起,稍微端正了姿势,“盗窃案,鬼丸查的怎么样了。”

对此鹤丸倒是笑笑,右手插兜,左手一转,无名指夹上了两支烟:“要不出去透透气。”

“从十二月份的集会之后就没见你了呢,蜂须贺。”
“别把我和你们混为一谈,虎彻家是不会像你们一样的。”蜂须贺眉头一皱。

“懂得,大少爷,毕竟你们只是在法律内活动呢。只是偶尔钻些法律空子。”

“啧。”

“说呗,特地来这里找我什么事?”

两到细细的烟雾化开,剧场后门是一个小巷,背靠了几家餐馆。

“对这次的事情,你们虎彻的损失应该不少吧,毕竟半年前你们买入的地产还放在那呢。”

“恩。”蜂须贺心情一点都不好:“当初那个家伙让我别急出手,可我没听他的。”

鹤丸咋舌,在业界内一贯冷静的蜂须贺只要和自己的大哥牵扯上,就总会有不理智的举动。

毕竟时间就是金钱,新的土地法案签订之前,一分一秒的流逝都对资产的增值造成不小的影响。

“先不提这个了……这次你知道什么吗?关于粟田口。”

“鬼丸一期让你问的?”

“差不多,而且我也想知道,毕竟他们迟早会搞到伊达的地盘上的。”

“粟田口啊……”回想到十二月份的集会,粟田口只有一名女性出席,中途来和他敬酒,没说几句,语句却时不时夹杂着挑衅的意味。蜂须贺当时正处于和大哥的冷战,自然是没闲心思考虑不知名的组织。

只是这次确实被摆了一道。

“可能确实是,我们作为在浑水里摸爬滚打的前辈,对后辈太不上心了。”蜂须贺悠悠吐出一道烟,看着陷入沉思的鹤丸:“你们伊达最好不要和案件本身牵涉过多,毕竟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忠告。”没有虎彻雄厚的资产,也暂时没有被粟田口盯上,伊达组在这件事上明哲保身才是最好的选择。

7
演唱会的下半场开始了,太鼓钟贞宗和浦岛虎彻明明刚刚还在闹腾,转眼却一起趴在幕布背后,巴巴的看着聚光灯中央的舞台。

鹤丸和蜂须贺小叙之后回到后台,严阵以待的气氛让他们有点不适应,就绕道观众席的最后几排找了空站着。

“大家!”身着华丽的粉色短裙和藏青色军装上衣的乱高举双手,台下则是一呼众应的尖叫。

“都久等了呢!那么,为了安慰辛苦的大家,接下来送上乱酱满满爱意的新歌噢!”

“噢噢噢!”欢呼声和荧光棒拍打的节奏交相呼应,从远处看可以说是壮观了。又不知谁起了头,引发了一片“乱酱最棒!”的呼声。

“这阵势……很厉害啊。”在后台还不怎么觉得,但一旦到了远处俯瞰,蜂须贺就有点受不了这样狂热的粉丝态势。

“毕竟小乱也是当红的校园偶像啊。”鹤丸饶有兴趣上下看看:“因为小乱是女装少年,所以在男粉和女粉之间都有很大人气,不过似乎控的要点不太一样,所以粉丝团也分为两边呢。”说的是台下的粉丝,持蓝色荧光棒的是女粉,持粉色荧光棒的则是男粉,分坐在场地的两边,时而整齐划一时而相对对抗。像是现在的欢呼其实是一浪一浪的,两边都在竭力嘶吼,互不相让。

“恩……我是不太明白这种就为了一个唱歌的奉献全部的感觉,虽然浦岛会这样。”有点僵硬的抱住手臂,蜂须贺决定还是好好欣赏歌曲。乱的新歌据说是请了专业的编曲对他自己的作品进行些许的改动。硬朗的曲调配上乱甜美的嗓音,有一些反差的美感,还加上了一些饶舌的元素,可以说是有点乖乖女的反叛精神的感觉。

一贯只听古典音乐的蜂须贺对流行歌曲总是嗤之以鼻,但第二段的时候他却开始用脚尖伴着音乐轻轻点着地面,节奏分明的调却有那么一点点的耳熟,让他莫名有点亲近感。

耳熟?

随即知道的哪里不太对,脚跟抵着的节奏突然漏了一拍。

确实……有点耳熟,似乎是在哪里听过……

回忆的深层闪现了一些细节的画面。

看到蜂须贺发愣,鹤丸抬起手在他面前挥了挥,见又没反应,便不耐烦的一拍他的肩膀:“喂!”

“哇!”

从回忆里被猛地拽落现实,蜂须贺有点愠怒,看着鹤丸时却又愣住了。

“怎么啦大少爷?”

“小乱唱的这支歌,你之前听过吗?”

“没啊,这支不是初次公开的新歌嘛,虽然据说是他自己很早以前写的,乱似乎不太喜欢在熟人目前唱未完成的歌呢。”

“是嘛……”蜂须贺紧抿嘴唇,又扭过头似乎是想确认什么,一会还是开了口:“鹤丸先生还记不记得十二月份的集会上的粟田口代表。”

“恩……记得,但那位女士并没有找我搭话呢。”

“她……哼过这段曲调。”

“!”

“我应该是不会记错的,对方的乐感也挺不错的。”所以才略微注意了一会,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蜂须贺的口气中包含着一些些遗憾,“鹤丸先生,鬼丸一期是拜托了你帮忙对吧。”

“……”

“那么到时候也请和我共享一下情报吧,毕竟是让我在那个家伙面前抬不起头的家伙。”转头,蜂须贺虎彻直直的对上了鹤丸国永的眼眸。

这样的嘛……

意外的缩小了些范围了呢……

在听到蜂须贺的情报和请求之后,鹤丸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还是在心中暗喜了一下。

只不过事关一期的弟弟,大概……还是别告诉他了吧。

————
看到大般若之后想写长船组了( ー̀дー́ )牛郎组好评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