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浸藤花

乱酱本命
经常性沉迷冷cp

【刀乱末日企划】乱藤四郎part1

企划文 @末日企划主页
乱藤四郎×女审神者
从第三时间线开始的
第一次写乙女向,可能性格上把握的不是很好。
如能容忍请看。

————
1
“这什么?”

“我能看看吗?”

2
西历2505年12月25日 小雪
巡查到深夜,不过还好有班长给的小礼物,很难想象一个那样的男人会有如此温情的举动。军队的戒严依然是不允许圣诞节这样玩笑的玩意存在的。
新到的新兵蛋子有个信基督教的,似乎有什么要做的样子,礼拜?……不懂呢。
该睡觉了,晚安。
……
西历2506年1月1日 晴
新年快乐!
虽然这么说但是军队里还是没有新年的气氛啊,集合唱了军歌然后队长训了话,然后就是例行的巡查和站岗了。
意外的好天气,白天的阳光很好呀,很难得了。
……
西历2506年1月14日 大雪
天气很糟,现在我都能听到外面的风声,也不知道班长他们怎么样了。估计应该还在路上吧。昨天突然的征调命令,不过最近没有什么战争的通讯啊,可能是边防的出事了?不过既然没有闹开,应该问题不大吧。
晚安,日记。
……
西历2506年2月8日 晴
难得的假期带了新兵去市内,给上级的会议做安保。会把我们叫过去做保护大概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虽然不能妄自猜测,但据说有人在A市的亲属联系不上,似乎是被全面戒严了,但铁路还没有停运。
班长他们还没有回来,有点担心呢。

会好的,没问题,没问题的。
……
西历2506年3月10日 小雨
穿短袖大概会有点冷的日子,又有新的征调命令,去B市的,意外的是志愿的。手下的几个新兵打算去,据说是有联系不上的亲友在那里。B市不是很熟啊……
我没有报名,建功的机会还是让给年轻人吧,在和平年代连二等功的机会都很少了。
晚安。
……
西历2506年3月29日 晴
没有联系呢,打班长的电话没通。虽然是一时兴起,但看来很忙的样子。也有可能在那边做长期驻守,是升职吧,该为他高兴。
我被任命了巡查组的班长了,很高兴,虽然突然的升职调令有些唐突。现在在班长的角度大概能感受到班长的良苦用心了,真想亲口告诉他啊,我会努力像他一样,带领年轻人的。
晚安。
真是期待明天啊。

西历2506年3月30日

多张纸重叠的皱褶,似乎是带血的指尖,在空白的纸面扯出了扭曲的手印,已经渐渐变色。

“没问题,没问题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金发少年的指尖还残留着温度。
门口的铁门像纸片被撕扯一样不堪一击,不大的房间此时凌乱无比,桌面上书本摊倒,纸张四散。一本有点卷边的硬壳笔记本压在宗卷的旁边,看起来经常翻动的样子。
似乎是从两三年前开始记录的,纸张没有发黄到一定地步,墨水也没有淡去,更别提几乎还有半本纸张的空白。
棕色头发的年轻女孩双手插进后脑的棕色髻发,抱着头,无声的哭泣。
这里没有阳光,只有无限蔓延的铁锈味,只是现在已经开始淡去,在这里曾经战斗过的却又逝去的人们,上帝抹去了他们存活的最后一丝痕迹,他们终将被引领至天国。

3
“主人,这些,不带嘛?”
蓝色瞳仁的少年小心的绕开血迹,半蹲着看着面前忙碌的人。
“我说了别叫我主人,这种惹人误会的话。”此花千秋熟练的把机枪折叠,犹豫后还是放下了。:“按你所说的,那些叫时间溯行军的,普通的人类武器对他们根本没有影响是吧,那这些重的东西就别带了,我觉得轻装上阵大概能逃的快一点。”
现在的千秋也只穿了黑色的T恤,迷彩服的上衣缠在腰间打了个结,腰包里倒是还插着手枪,腿上也仅仅绑了一把军刀。平时会扎起的卷发此时披散着,刘海处渗出细密的汗珠。
“噫……主人不要这么见外嘛~”站起来迈着轻巧的步子,“而且乱觉得还是要带的,主人毕竟对这些还是有点恋恋不舍啊。”同是武具,名物,乱藤四郎很能理解这样的心情。
“都说了不要叫我主人……”口头上有气无力的反抗了一句。千秋最后还是拿起了那支重机枪,轻轻放在吉普车后备箱的角落。

原来的这个时间,这里应该人挤人挨的样子。早上从属的军人们从休息室出来,在大厅集合整队,然后有巡逻任务的人们就会乘上排列整齐的吉普车,一辆接着一辆的驶出基地。而现在,一切满目疮痍。
昨天的灾难还历历在目,千秋不想回忆,只是一闭上眼,一切似乎就重生眼前。带着冷光的刀锋,所到之处只有血花绚烂。力量上的差距也好,更多的匪夷所思的刀枪不入,军区曾引以为豪的完备装备此时都是一堆一尘不染的废铜烂铁。
“此花前辈——”
曾经是手下的年轻人最后还是没有了声响,挡下那骇人刀刃的同时连带防爆盾一起被劈作两半。只是在同时推开了千秋,刀尖堪堪划过脸侧。温柔的液体混杂着腥气扑面而来。
多久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象了呢?或是根本没看过如此的。自己本来就会规避争斗,曾参与的几次械斗完全不是如此暴力的级别的。
带着血气的刀刃架上了脖颈。
啊啊,对不起,没能好好活下去。
“发现你咯!”
闭上眼的前一秒,大概看到了。
天使。

在再一次确认通讯设备无法恢复之后,此花千秋放弃了向上级报告的打算,大概D市的市内也受到了攻击,毕竟军区的距离并不算远,那些几乎是算是不死之身的怪物似乎有部分去向了市区。不过在怪物出现时的那些亮光,想到此时,千秋骇然的摇摇头,亮光成片,早已蔓延到远方的城市。
怪物几乎是不死的,这个几乎大概只有很小很小的数值吧,但面前的少年没有出现的时候,大概就是零了。
自称是乱藤四郎的漂亮少年穿着浮夸的裙子和防具,要不是明显的自称,她大概会以为这是个过分漂亮的女孩子。落在千秋面前的几只怪物的速度完全赶不上他的身手。手起刀落,她只看到少年攥着一把精巧的短刀。
“我叫乱藤四郎喔,主人,要乱来一场吗?”

在去过自己的权限所能到达的一切地方后,千秋绝望的发现,偌大的军区,只有自己在乱的保护下逃过一劫。
“现在我们大概要离开了。”
“那些你所说的溯行军,他们只是离开了军区,我们要去市区看看。”
“欸……”乱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明明呆在这里比较好,有充足的食物,还有落脚的地方,还有我。这样主人很安全的。”
“乱你大概不太明白吧……”千秋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和他在想法上有一定差异。“大概是习惯。”
“习惯嘛?”
“恩,当兵的习惯。”无论是一切服从上级也好,还是现在当下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逃命,而是乱可以成为击杀那些怪物的战力,这点需要和上级汇报,然后说不定能阻止这次怪物的横行。所以,她对乱之后的所说的审神者和刀的付丧神什么的,没有表面的半点质疑。
而乱,就好像他所口口声声说的那样。
“主人安全就好了。”
似乎有点对不起啊。
但想到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战友,还有,那个年轻的新兵。
不要,再出现新的死者了。
无论是堂皇的军人的使命还是自己的一己私欲。
“我们要回D市,恩,就是那些溯行军去的方向。”
乱似乎不太情愿,长长的眼睫毛垂下,大概是默认了。

失去主人的吉普车大概沾上了些许灰尘,曾是一个开朗的女孩,明天将它擦的干干净净。千秋在她的房间找到的钥匙。
带着足够的食物和水,还有后备箱的重机枪和迫击炮,迷彩色的吉普车轰鸣几声,最后一次驶出车库。
“主人忘记的。”
“恩?”
一本卷边的硬壳日记本,清秀的字迹和吉普车的行车记录上别无二致。
“我猜是重要的东西,对主人而言。”
还有。
乱抬手,轻轻挽起千秋的发梢。
“昨天看到主人的时候,主人可不是这样的。”
要更精神一点的,而不是现在这种如此慌乱狼狈的样子。
丝带和蝴蝶结,似乎是从她的桌上拿的,粉色的一条。
“主人这样,真可爱啊。”

————
第一次参加企划,有点不好意思啊。
想写出乱酱无时无刻都在撩婶的状态。
感觉一不小心就会写成女强的感觉,但在我心里乱酱是男友力Max的那种,所以我会努力的。
第一章完全没有情感线的发展。千秋酱要加油呢(*/∇\*)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