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浸藤花

经常性沉迷冷cp
不太建议关注

【珠青】圣诞礼物

之前100粉的点文的第一篇
@宇文倾城 太太点的珠青,非常感谢喜欢
很久以前就很喜欢太太的文太太的珠青真的巨好吃这次也真的受宠若惊ヘ(_ _ヘ)

可能有点我流ooc希望不要介意ヘ(_ _ヘ)
HE恩
本来是想码个珠青的小短篇,但发现这篇其实可以写个中篇……
本丸是之前鸡鸣日旦的那个本丸,但和前文没前后关系总之就是婶是一个啦

如果以上都接受请看
————
1

“所以说,你这是被赶出来了?”
堀川国广刚拉开纸门,就看到笑面青江抱着被子蹲在胁差房门口瘪瘪嘴。

“数珠丸先生居然会赶你出来……你究竟是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啊笑面先生?”鲶尾藤四郎正抱着自己的兄弟一起缩在暖桌里咔嗞咔嗞的嚼着薯片,不嫌事大的随口问到。
“我不知道啊……”青江放下被子,转头看看自己刚刚搬走不久的胁差房,巍巍颤颤的挪到自己熟悉的小角落端坐好,“恒次本来在收拾经书,然后突然就说了一句‘贞次你这几天回胁差房睡吧。’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鲶尾藤四郎耸耸肩。这个本丸一开始是按刀种分房间的,但在刀们陆陆续续来齐的差不多的时候,就有许多刀提出要按刀派分房,当然审神者也同意了。也有仍住在原来的房间的刀,大概是住习惯了,比如国广的堀川,贞宗的物吉,也有是因为其他理由的,比如粟田口的双子,因为粟田口的人实在太多,多到那个大大的广间塞不下所有的小短刀了,不得已才分开来休息。而青江,则是因为一个月前审神者突然欧气爆发接回数珠丸,才欢天喜地的搬去和自己的兄弟睡去了。
“欸……你是不是把小黄书夹在了数珠丸先生都经书里了啊?”鲶尾漫不经心的调着电视机的频道,一边接话道。
“我哪会那么粗心,我都有好好放着的。”
“那大概是你放的地方被数珠丸先生发现了他要清洗宗门吧。”
“我都是乘他闭着眼的时候收拾的!”
“可是数珠丸先生他平时只是眯着眼而已吧。”骨喰藤四郎默默的插了一句嘴。
“兄弟说的对,他又不是瞎。”
“我的意思是他睡觉的时候我才会偷偷的把小黄书拿出来的啊!”
“欸~”
“那人家也是可以醒着的呀!”
“啊……”
放弃解释的青江抱住自己的膝盖圈成一个圈。堀川倒是没怎么理睬他们刚刚的吵闹,把新洗干净晾干的衣服叠好之后收进柜子,而物吉贞宗则在一边小声的‘嗤嗤’笑着。
“笑什么笑啊物吉君……我被赶出来了耶……”
“嘛,被赶出来又不一定是坏事情吖,笑一笑嘛。”

少年走过来蹲在他的对面,“之前我听短刀们说圣诞节要到了,是个互赠礼物的节日呢,数珠丸先生说不定在给你准备礼物啊……”
“真的?”
“嘛……大概是,毕竟前几天他有问过我们,你有什么愿望不。”
“欸!”
“诶呀物吉你说出来是不是不太好,说不定数珠丸先生是想瞒着笑面先生的啊!”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知道他会准备什么呀,我只告诉他你以前说过想成为神刀的来着,”幸运的胁差摊摊手,“而且笑面先生这样老哭丧着脸可不太好。”
“……啊。”青江却看上去更失望了点。
“哎……有礼物不开心么?”
“你就不能说要他订下明年份的成人杂志嘛!”
“……”
“……”
“……”
“你们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表情看我了!我说的是事实!这个不比什么成为神刀实在啊!毕竟什么斩了婴儿幽灵什么的我也改变不了啊!”
“……那个,鲶尾君。”
“恩?”
“我们把笑面先生拖出去好不好?”
“好。”
“等、等一下!”

昨天的半夜果然还是闹的比较厉害了,在堀川的坚持下他确实被关在了纸门外许久,最后还是骨喰嫌他在外面太吵了才放进来。
第二天也是万事如常,早间的出阵和下午的报告,忙碌了一天却只在审神者的房间门口和自家的恒次擦肩而过,对方应了一声就出阵去了。
啊……真的很想问问呀,是不是圣诞礼物什么的。
毕竟就这样老被关在自己刀派的房间门外很烦的欸!
青江和歌仙吐槽的时候对方都被他吵的烦了,“一晚上的在我这里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话,你自己去问不好嘛。”
“可是问了的话如果是礼物的话就没有惊喜感了……”
“……你够了。”
风雅的男人没好气的合上手里的书,“快回去吧,这里打刀房不欢迎你。”
“别这样啊小仙仙……”
说着还是离开了。
月色倒是刚好,从打刀房到胁差房的一段距离倒是路过道场,圆月从宽阔的房檐处露出半下,清清冷冷的色泽。
青江不由得停下脚步。
“恒次?”
走廊对面的人就这样站在那里,任凭月光洒满一身。

2

“手合?”
“恩。”
佛刀微微颔首,却并没有拔刀的样子。
“恒次这是……”
“请随意。”
青江扬起头,右手则覆上腰间的胁差。
“……那么指教了。”

呯!
只是刀光剑影的一瞬,青江就回身过来,向数珠丸拦腰斩去,白色的太刀好巧的挥下挡住。压下身,胁差直击对方下盘,却被他后退半步化险为夷。
都在意料之内啊……青江深吸一口气,自家兄弟的防御力并不是吹的,他也没打算在三局之内能够占上风。
挥刀,短兵相接数下,青江伺机抽手转身从右边横劈过来,看着数珠丸立起太刀防守,接下一击的同时顺势抬手从自己头顶斩来。
无视了胁差脱手的事实,他仓皇侧身,从斜下伏地翻起,左手拾起大胁差看也不看的格挡在背,果然听到清脆的撞击声。
大胁差笑出了声。
“恒次……也并不是防守派啊。”
“我确实不是啊,”白色的太刀收刀入鞘,“毕竟争斗总是无法避免的啊。”
“嘛……这局算我输吧。”
“其实算我也可以,毕竟贞次你总是在意料不到的地方下刀。”
“欸~”青江好气的笑笑,“你好歹是天下五剑的太刀耶,输给我一个小小的胁差不是听起来太奇怪了嘛。”
“这并不是,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数珠丸仍是闭着眼,抬手按上刀柄,“这和刀的长度大小并没有什么关联啊。”
“不是有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么……欸?”
回头那把缠满佛珠的太刀却横陈于面前。
“我们交换本体,再来一场手合如何?”

右手不自觉的摩挲着太刀的刀柄,是不熟悉却也并不陌生的重量。
就像是勾起了从前的战场上散发着硝烟味的回忆一般,如果自己还是当初的大太刀,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起势,拔刀,双手交握放于面前。对面的数珠丸却仍是没有拔刀,他手中笑面青江的金色的刀鞘并不是很衬数珠丸黑白相间的长发。
熟悉的劈砍自下而上划拉开二人的间距,笑面青江停下踉跄后退的步子,反手格挡来着数珠丸的第二次攻击,却不期然落了空。
“……贞次的刀……果然还是太短了。”
听着对方面无表情下的小惊讶语气,笑面青江强压心头的不爽,“确实啊……恒次的很长欸……”
佛刀的眉头微微一抬。
“……我是说,刀哟。”
愣神的片刻太刀已然指向下颌,冰冷的刀锋向下,月光沿着刀背径然流淌,数珠丸恒次顺着自己的刀身,刀柄,视线游走,定格在面前持着刀的人脸上。
笑面青江原本扎紧的马尾有些松散,右眼的刘海间露出平时没有发觉的红色眸子。果然还是胁差的体质啊,他微微喘着气想,太刀之于现在的他果然还是有些沉了。

“算我输啦……”
“欸?”
“恒次的刀太沉了,如果你不发呆我肯定赢不了呀。”
“……”
“如果是以前的话,说不定我还能和你大战几百回合,现在……”把刀递还给对方,青江走向道场的门外,弯腰坐在门口的月光下。
“不过如果是大太刀的话,大概就斩不了幽灵了吧。”
“斩杀了幽灵啊……”
数珠丸仍立在原地,阴影下原本精致的五官有些模糊不清。
“贞次以前说过,是想成为神刀嘛?”
“是啊……”
毕竟那是他无法忘记的回忆,明月的夜晚,夜下的柳枝,半透明的女人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请抱抱他吧。”
持刀的武士挥刀,他穿透幽灵的身躯时只觉得一阵惊异的寒冷。
已经斩杀了婴孩,那女人却也一步一摇的微笑走来。
“请抱抱我吧。”
再次的挥刀,女人如烟般消逝,比婴孩还要寒冷的气烟拂过他的刀身。
真是冷。
到这就结束了吧。
惊慌的武士却又后退了几步,他看着,那柳下却又站了一个人影,随柳枝飘动,他似乎在说些什么……
欸?
有……这个人……吗?
笑面青江有些恍然,但记忆里仍是清晰的刻印着这一幕。

“走吧,已经很晚了。”不知什么时候,数珠丸走到了他的身边,“贞次回胁差房吧。”
“欸……我还回去那嘛?”
“你的被褥不还放在那里嘛。”太刀很快的回应道。
“我可以把被子拿回去啊。”
“已经很晚了……你那样声响太大了会吵醒别人的。”
“恒次你就是想赶我出去啊。”
“……不是。”
数珠丸脸上难得的有了些纠结的表情,看着他认真的苦恼的样子青江却笑出了声。
“好啦,我走啦。恒次晚安~”
说着他就快步走向了胁差房的方向,不一会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

“……恩,晚安。”
回应还未说出,就这样看着他远去。

数珠丸转身,穿过道场,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了。
今夜,一定要……

3

“早安~”

“早安物吉君……”
鲶尾藤四郎打了个哈欠,随手推醒了身边的骨喰,坐起来解开了睡袍的带子,“今天还要出阵啊……”
“堀川君都已经走了呢,说是要去新选组的刀那边。”
“所以起来啊!青江先生!”
怕冷的大胁差磨磨蹭蹭的最后还是从被窝里坐起,绿色的头发散乱着。“你这样可以去演贞子了耶青江。”清醒过来的鲶尾笑嘻嘻的打趣着,骨喰也爬起来了,正坐着揉眼睛。
“嘛……别把我和那么糟糕的东西联系到一起啊……”胡乱扒拉了几下头发,露出了他金色的双眸,“这可不好呢……”
回头却发现白发的胁差盯着他愣住了。
“恩……骨喰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青江先生……你的眼睛,我记得好像是红色的……”
“欸?”
骨喰这么一说,不仅青江,连其他人也愣住了。
“兄弟别瞎说,青江先生他不一直是这样的嘛!”
“恩……”
确实是,骨喰确实记得,这个人一直是一双很是漂亮的金色眸子,只不过或有或无的,觉得它应该有一只是红色的才对。
大概是自己睡糊了吧。
“……对不起,我大概是睡糊涂了。”

“青江贞次先生。”

骨喰低着头,却意外的没有听到回应,他抬头,歪头有些疑惑的看着愣住的青江。

“啊……没事的,骨喰你以后少看点你兄弟看的那些恐怖电影。”大胁差很快反应过来,微笑着答应道。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青江先生!马上要圣诞节了噢!”
短刀们大呼小叫的簇拥过来,举着手里装饰圣诞树的彩带和铃铛,“我们也给青江先生准备礼物了呢,青江先生有给我们准备礼物嘛?”

“嘛……当然了!”
心虚的答应了下来,毕竟都是夜战的同僚了,这些短刀向他们索求礼物也并不要紧,大概一会儿去万屋买一些包装好看的糖果就能应付过去。心中一边这样想着,他慢慢的沿着走廊走过去。

“贞次。”
“欸……是恒次呀……”
长发的太刀看起来有些憔悴,一向紧闭的双目下有一圈暗暗的色泽。
“怎么了,昨天没睡好吗?”
大概是回去的太晚了吧……毕竟昨天晚上……
晚上……
晚上……
晚上干了什么……呢?
伸出的手悬停在了半空,明明前天大前天乃至一周前的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昨晚的印象却开始模糊不清。

“昨天晚上我回去念了会经书,睡晚了而已,不必担心。”
“经书啊……”青江背过手笑了起来,“恒次还真是受前主的影响很深啊……”
“恩,毕竟我当初被日莲大人天天带着。”
“是啊毕竟连名字都有特别的逸事呢……”

“……?”
“不像我,一直辗转于各个大名之间,只是作为漂亮的古青江刀而被收藏着,啊不过我上过战场呢。”青江轻松的朝前踱步着,作为刀,他们总时不时的会谈论起前主和过去的经历,这大概是稀疏平常的事了。

“……不。”
青江有些惊讶的回头,数珠丸没有跟上来,站在原地低沉的他。
“什么……?”
“……没什么……”
他快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我去找审神者。”
“啊……好。”

4

明明只是一时兴起。

熟悉的柳枝,熟悉的微风拂面,熟悉的夜色和月光。
他站在树后,看着面前的男人举刀,他浅呼了一口气。

“我建议你停手,这不是你所期望的。”
“是嘛?”长发的武士没有回头,但举刀的手还是停下了。

“……你并不惊讶的样子啊……”数珠丸把手搭上刀柄。
对方轻笑一下,收刀入鞘。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也是,毕竟……”

“毕竟都一样……”
“只是为了改变错误的结局,而再次来到这里。”

一模一样的声音回荡,数珠丸看着面前的自己,确切的说,是昨夜的自己。
第二夜的自己。

“如果你提前斩杀了幽灵的话,贞次甚至作为斩灵刀的身份都会失去。”
“这样啊……”佛刀摇摇头,看起来有一些许失落。
“并不意外啊……”
“你打算怎么做?”
“恩?”
“既然是自未来而来,那必定是发生了无法挽回的事态了。”第二夜的数珠丸话语波澜不惊,只是稍微提高了些嗓音罢了。

“……我不知道怎么解决,但起码,先阻止你比较好。”
“……确实,这样比较正确。”
夜里的风轻悠悠的,自脚下蔓延至遥远地方的青石板冰凉凉的,远处有木屐的齿悄悄的响,透明的女子抱着孩子翩然而至,就这么笑着,仿佛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婴孩的灵魂也笑着,发出了呀呀的嬉笑声。

身为太刀,数珠丸的夜视能力并不是很好,再加上林间的柳枝轻摇,只是看着模糊的白影飘飘然走去。
路的对面则立着一名武士,手持胁差,正对着走来的幽灵,

他举刀过头,就本该是这样的,毫不犹豫的斩了下来。
“呯!”

身体先于意识行动起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冲到幽灵的面前,抬手格挡住劈砍下来的胁差。意料之外的大的力道让数珠丸稍稍后退一下,大概是人类出于对怪力乱神的恐惧之下爆发的力量吧,连怪力乱神也能一并斩杀的力度。

在恐惧中就会做出不经过思考的举动呢。所以没有直接斩杀女幽灵,而是慌忙中斩杀了并没有威胁的婴孩之后才意识到幽灵的真身。

那么……
仍是格挡的姿势,就这么僵持着,武士似乎出于震惊没有了下一步动作,而数珠丸也没有明确的对策。
是继续对战还是放下刀和对方理论,他思考着,躲在柳阴里的自己也看着这边,不过并不能从自己的表情里看出什么所以然来。

“你要来抱抱他吗?”
冰凉的吐息在耳廓飘散。

“你要来抱抱他吗?”
似有似无的轻微语气。

像极了贞次平日里的轻佻的口吻。

凉凉的气息自耳垂至脖颈,仿佛要在洁白的皮肤上咬一口似的凑到不可容忍的距离。

“走开!”武士高吼着再次举刀,摆脱了他的压制打算给幽灵致命一击。数珠丸赶忙回身,可是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就这么看着柳下的第二夜的自己这么冲过来,举刀,在胁差剖开幽灵的一瞬间出鞘。

是用了几乎全身的力气去劈砍吧。
啊啊。
胁差由于极大的力道崩离脱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掉去了草垛,顺着林间并不陡峭的斜坡滚落,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你们在干什么!”武士怒吼着,却在看见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庞的时候愣住了,“妖怪……么……”
不分由说的抬手将他击晕,数珠丸看着惊讶到连收刀都忘了的第二夜的自己,“你刚刚做了什么啊……”
“……先去找他的本体再说。”
“喂!”
“说不定会是掉到岩石上,如果掉到河里就更糟了。”
“……”

因为都是数珠丸,他明白面前的自己所想,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发展。如果贞次因此湮灭于历史,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发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在那个晚上自己会有这样疯狂的想法,究竟是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混乱的局面?
大概……只有第一夜的自己才知道。

石板的尽头,熟悉的身影茕茕独立,黑白相间的长发飘扬,手中出鞘的白色太刀在月光下静静的闪光。地上似乎有什么,不过过暗的视界并不能分辨出什么,数珠丸想凑近看看,第二夜的自己伸手拦住他。
“别来了,回去吧。”立在那里的他摇头叹息,“这是出不来的一个死圈。”

地面似乎有液体,数珠丸挪动脚步,粘腻熟悉的气息告诉他,这是血。
地上黑黑白白的发丝散落,珠串四散,和自己相仿的人躺在石板边,“是第一夜的我们啊。”他嗟叹着,紧闭的眼睛里似乎有了泪光在闪烁。

数珠丸久久的看着他,他已经不再像他了,额上的双角,手臂缠紧的骨刺。像是想比对一下自己似的,数珠丸抬起了手,却看见他自己在一点点消失。

“咣当!”
听到了什么掉在石板上的声响,数珠丸转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昏倒的武士身边的那个自己,正在慢慢消失,他手里原本拿着似乎是费尽心思找到的笑面青江的本体,就这样掉落在武士手边。
那是第四夜的自己……吗?
还是第五夜、第六夜的?
好歹是做了件事。

真的……
“好乱啊……”

5

“好乱啊,”

笑面青江趴在矮桌边,闷闷的向友人抱怨。
“我说歌仙,就不能弄个简单的嘛。”

“不能,要做就真心实意的去做,就别偷懒啦。”紫发的打刀正色,手指上下翻飞,一条深蓝色的围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
“啊……不过还是有点奇怪,青江为什么会提出织围巾作为礼物啊?”宗三依旧是侧着脸,漫不经心的问着,完全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织的浅蓝色围巾以完全不输给歌仙的速度变长。
“恩……确实,按照他这个性子真的很难想像欸,毕竟是完全没有耐心的家伙啊!”蜂须贺手里的两根银针来回挑动,晃出一片闪,一只乌龟在蓝底的围巾上栩栩如生的显现。
“哇小蜂蜂你不能这样!”
“不仅没有耐心还是个手残。”
“喂!”
“不仅是个手残还懒。”
“这是冬天欸我才不想动啊!”

“嘛……”
放弃挣扎的青江重新坐正,拿起针和线。

“青江你这是究竟给谁织的啊?”
“恩?当然是给……”
剩下的半句话卡在了嗓子里,是给谁的呢?
明明昨天晚上打算好的,织一条鹅黄色围巾给他,这个颜色很衬我们的内番服。
我们?
仿佛是远久的记忆,远久的仿佛不存在似的。

“所以说,是给谁的呀?”
“……不知道。”
好友抛来一个白眼:“还保密……青江我们是不是朋友了?!”
“……啊,就这样吧!”
说不定,织完了,就知道了。

圣诞节当天的早上一片快乐祥和。因为是西洋的节日,本来应该是把礼物放在圣诞树下或塞袜子里什么的,但在本丸里直接就是互赠。几乎人人口袋里都会揣一些糖果也好糕点也好的东西给,互相熟悉的刀则会互赠更加精心准备的小礼物。像青江这样交友不多的还好,至于是一期一振这样的刀则是完全的钱包大出血了。

给胁差房里的同伴分发完手写的百物语合集,青江收到了来着粟田口兄弟的一堆手制饼干,还有堀川给的热水袋和浦岛的贝壳,最后是物吉给的一棵四叶草。
“……物吉你就这个?”
“幸运之刃招到的幸运草,笑面先生你还是好好拿着吧,会有好事发生的噢!”物吉笑的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逗的一屋子人都笑了起来。

然后去了粟田口的房间收到了一大堆短刀的小宝贝,比如手制的干花呀曲奇饼干啊还有书啊,青江也会赠了一大包金平糖让他们自己分着。
结果还是去了打刀房找了那三个死党,礼物都是发夹,还带了不同颜色的小花。“我们四个当中有三个都是长发,所以歌仙你就努力用这个扎下刘海吧。”用这样的理由虽然被好好的混打一顿,但对方的礼物也没让青江失望。歌仙的一如既往风雅的信纸,蜂须贺带来的蛋糕,还有宗三和小夜一起晒的柿饼。

可以说是很开心的圣诞节了。

6

站在走廊里等了好久,小短刀们终于从审神者房间里涌出来,青江去把自己的礼物带给审神者。

不久之前接任的审神者是个年轻女人,勤勤恳恳工作的态度让刀们对她印象都挺好的。
办公桌边上堆满了各种小玩意,审神者桌上则是包装好的礼盒。“给,笑面青江,这是你的。圣诞快乐。”
“谢谢主公。这个是我准备的一点心意,望您能收下。”
说着就把手里的袋子递去,是在远征途中买来的甜点,甜甜的很好吃。

这样准备的礼物就都送出去了……吧。
想到了房间里的那条围巾,笑面青江蹙眉,捧了审神者的礼物就准备出去。
“等一下噢,青江。”粉发的女子叫住了他,“难得的圣诞节,当面拆开吧。”
“当面拆?”
“圣诞节呀,在西洋大家都是当面拆开的,毕竟都想看别人因为自己准备的礼物而惊喜的表情。”
“这样嘛……”
青江用桌边的美工刀利索的裁开包装,审神者则是静静的看着他,看他拆开包装纸,剪开纸盒的封条,打开盒子。

是一张奇怪的符纸,还有一个纸盒。

“主公,这是什……”
房间的四角突然亮起金色的光芒,榻榻米上显现出两层复杂的咒文,中心的圆周旋转起来发出咔咔的声响。

消失了……
青江眼前突然一暗,就感到一阵无力的下坠感,跌到一块坚硬的岩石上又弹起滚落,最后咕咚一声掉入了水里。

糟透了啊……
从水里爬出来的时候青江不住的颤抖,身上的内番服不知何时被替换成了战装,但仍避免不了湿透的命运。
主公你这是还带一键换装效果的嘛虽然都是粉毛但完全不同世界的啊!

吐槽归吐槽,青江还是好好的观察了情况,虽然穿着战装但腰间并没有別着胁差,除了手里拿着的审神者给的那个盒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带过来的了。
周围似乎是林间的样子,涉水走向岸边,注意到了沿河的石阶和石灯笼,还有柳枝在迎风摇着,看起来自己似乎是从上面的的一个陡坡摔下来的。

熟悉的环境,虽然不明白审神者把他送到这里的用意,但毋庸置疑,这里就是他曾经来过的地方,斩过幽灵的地方。
青江勾起嘴角,故地重游么……这还真是盛大的圣诞礼物啊。
绕着池塘走了小半圈,青江打算去斩杀幽灵的地方看看,毕竟本体不在手中,莫名的有些慌乱。

“啪。”
一声脆响。从上面似乎掉下什么东西。

一柄白色的太刀静静的躺在石板边上的草丛,大概就是刚刚掉下的东西吧,幸好没有掉进池塘或摔到坚硬的石头上。但如果就这么一直被放在草丛里的话恐怕很快就会锈蚀掉。
然后历史上就不会留下这把刀的存在了。
想着他轻笑一声,打算让这把刀就这么躺在着,毕竟这是它的历史,他可不想对其做出什么改变。

就像是,他就算是犯下罪孽不能成为神刀,他现在也不会去做些什么,他保护了那个人,这是作为一把刀时的本分,这就足够了。

所以放回去吧,虽然有点可惜。

“你来了,贞次。”
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青江有那么一丝觉得熟悉。可回头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人。
幻听吧。
然后他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了。

黑色的骨骸燃烧着荧荧的蓝光,手持利刃的鬼神立于身后,发出了一声吼叫。

检非违使……这还真是惊喜一般的圣诞礼物啊。

一个前滚翻躲开大太刀的袭击,笑面青江攥紧手里白色是太刀。和对方交手几回合后他就果断的决定跑,只能说还好只有一体,不然别说是拿着过重的太刀战斗,就算是本体在手的情况,他也绝无胜利的可能。
啊啊……这可是我存在过的历史啊,你究竟想干什么?!

抬手斩看挡路的枝干,青江躲在树后,拼命的喘着气。检非违使似乎没有发现他的藏身之处,但仍能听见他呼噜呼噜的吼声。
审神者给的礼物还在手里,青江有些疲惫的蹲下,盯着这个盒子出神,然后三下五除二的拆开。

“符纸和……这是什么?”
一串紫色的佛珠,似乎在哪见过,却又全无印象。

“是……谁的吗?”
一个紫色的人,有着长长的头发,还有不曾睁开的双目,总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的……是谁啊。

“贞次。”
“你想成为神刀吗?”

恍惚之中,似乎有一个人站在面前,一个亲切的熟悉的人,一个最不想忘记的人。

可我还是忘记了。
明明这几天路过道场的时候也好,坐在走廊上的时候也好,吃饭的时候也好睡觉的时候也好看书的时候也好嬉笑的时候也好……都在试图想起啊!

“如果成为神刀是贞次的愿望的话……”
“你是谁?”

“愿望,只是说愿望的话……”
“你是谁啊!?”

“我会为你实现。”
“是谁啊……”

我织的围巾的主人,我房间的另一个主人,我每天都在期望着第二天与其交谈着的人,我曾经每天每天都在期望到来的人……

“是谁啊!!我不需要什么愿望啊!”
“那些没有你重要的愿望实现了有什么好啊!”

符纸发出了金色的光,光芒闪过,只有一串佛珠掉在了草垛里。

7
“对笑面青江和数珠丸恒次的回收完成,他们现在正在手入室休息。我也已经按照您的要求避开了其他刀剑男士。”
身材高大的付丧神走进隔间,端坐在坐垫上,看着自己的主人。
“辛苦了,巴形。”女人似乎是终于松口气了一般,“赶上了真的太好了……如果被时之政府发现的话可不得了……”
“数珠丸恒次对那个时空的影响已经招来了检非违使,这样撤退的话他们也不会再追来的,所以那体大太刀之后会消失。”
“至于我们本丸时间线上的数珠丸恒次消失的问题明天一早应该可以解决过来,明天我会重置本丸时间。希望其他刀剑不要察觉就好。”
审神者就这样毫无形象的摊在桌面。

“主。”
“怎么啦?”

“我还是不明白……”
“不明白为什么把数珠丸找回来就好么还是为什么他明明只是被斩断在那了还会从我们的记忆里消失?”

“不,都不是……”巴形薙刀调整些了坐姿,颇为严肃的发问:“我不明白,为什么数珠丸恒次要去影响笑面青江的历史,这已经是时间溯行军的行为了,我觉得想他这样神格较高的刀剑理应不会这样做。”
“啊……大概是生病了吧。”

“生病?”

“虽然神格很高,但一旦接触了人格甘美的那一部分的时候便开始被吸引了吧大概。”审神者耸耸肩,“这我并不管得了呢,而且因为我和前任审神者的工作交接大概也会有影响吧,灵力的波动导致的性格上一时的崩坏和冲动,所以他才会在第二天回去阻止第一天的自己。”

“所以说我们接下来需要防备一下么?防止其他刀剑也出现类似情况。”

“恩……大概吧。”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已经差不多是午夜了。

“……够了。”

————
病名为爱恩ヽ(爱´∀‘爱)ノ

有一些细节
青江回到过去的时候是作为从武士手里跌落的刀回去的,是那个时代的青江所以没有本体。
他带回的数珠丸是那个把青江从河里捞出来的第四天的数珠丸,因为时间是对的所以这个数珠丸没有消失,所以第三天第二天还有那个回来斩杀第一天的数珠丸都消失了。
……果然还是有点乱我自己也觉得……

明天放出点文的第二篇岩融婶_(:з」∠)_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