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浸藤花

经常性沉迷冷cp
不太建议关注

【宗三婶】小恶魔的苹果

点文的最后一篇~撒花
@因为不码文而被打死的渣渣 点的宗三婶~
珠婶新年快乐噢~
因为要求是小甜饼,所以就放飞了一下自我,结果重新读过一遍之后觉得我好像越描越黑了我错了ヘ(_ _ヘ)
一开始的脑洞就是童话paro,结果写欢脱了感觉像左文字三人行……就重新换了风格写,所以那篇童话也请代入婶和宗三~

婶无名字。
可能有我流ooc

都能接受请~
——————
1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
“够了,错了,不是这本。”

2

“为什么没人来救我呢?趴在唯一的窗边傻傻的看着那条通向高塔的唯一的路,王国的公主大人百无聊赖的感叹着。”

“她已经按照书上说的,让仙女教母施法筑起高高的石塔,在四围盘上密密匝匝的有毒的藤蔓,召来火龙和矮人。”

“昭告天下公主被抓走了,谁能把她救出来,谁就能与她结婚。”

“是不是设置难度太高了些?她叫来仙女教母,仙女教母摇摇头,没有啊刚刚好,他说到,如果太简单了那是他们不配娶到你。”

“谢谢教母的指点。王国的公主微笑着,走到书架前拿起一本书。”

“又是一天过去呢。”

“门口传来了咣咣的声响,伴杂着轰隆轰隆的声音,公主喜悦的站了起来,手里的书和笔哗啦哗啦的撒了一地。是不是有王子来救我了?她急切的问。”

“我会去看看的,请公主注意仪表举止。仙女教母看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弯腰施礼后就走了出去。”

“门外的声响不久就停息了,哒哒的脚步声像是走过旋转的石阶,最后他推开门。”

“真是抱歉啊,公主大人,是楼下的锅子在响。”

“仙女教母慢条斯理的说着。公主看起来失望极了。”

“为什么这么期待着别人救你离开呢?”

“塔的外面有着热闹的商店街,有着美丽的衣服和首饰。”

“仙女教母挥动手中的仙女棒,随着荧光散落,窗外传来卡哒咔哒的声音。几架大大的衣柜装满了时下的华服,笨拙的挪动着短短的衣柜脚,就这么穿过藤蔓浮空飞来。”

“我可爱的孩子,这是你应得的补偿。仙女教母怜爱的看着飞扑过去的公主,静静的笑着。”

“又是一周过去了呢。”

“窗外传来了沙啦沙啦的声响,伴杂着巨龙的吼声,公主开心的跑向窗边,华美的衣服装饰随手扔在地上。是不是有王子来救我了?她急切的问。”

“我会去看看的,小心不要跌下窗子。仙女教母看起来似乎有些无奈,弯腰施礼后就走了出去。”

“门外的声响不久就停息了,哒哒的脚步声像是走过旋转的石阶,最后他推开门。”

“真是抱歉啊,公主大人,是院子里的龙和矮人在打闹。”

“仙女教母心平气和的说着。公主看起来失望极了。”

“为什么这么期待着别人救你离开呢?”

“塔的外面有着香喷喷的面包店,有着好吃的蛋糕和甜品。”

“仙女教母挥动手中的仙女棒,随着荧光散落,桌上碗碟哗嚓哗嚓的放好,装着奶油和果酱的裱花袋依次飞来,突然升腾起的热度,角落里的烤箱滋滋的响着。”

“我可爱的孩子,这是你应得的补偿。仙女教母怜爱的看着小跑着扑过去的公主,静静的笑着。”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呢。”

“石塔下传来了哐啷哐啷的声响,伴杂噼啪作响的雷电的声音,公主快乐的拍起手来,放下了刚刚出炉的面包和咖啡。是不是有王子来救我了?她急切的问。”

“我会去看看的,请趁热享用午餐。仙女教母看起来似乎有些嗔怒,弯腰施礼后就走了出去。”

“门外的声响不久就停息了,哒哒的脚步声像是走过旋转的石阶,最后他推开门。”

“真是抱歉啊,公主大人,是矮人们挂倒了防御的栅栏,我已经训斥过了。”

“仙女教母心平气和的说着。公主则半天没有开口。”

“为什么这么期待着别人救你离开呢?”

“……这里。”

“王国的公主按着自己的胸口,有些疲惫的样子。”

“我只想出去看看,什么都好。”

“这里,太寂寞了。”

“整个石塔都在晃动,从未见过这种情景的王国的公主惊慌失措,紧紧靠着仙女教母的背后。”

“这是什么情况呢?面对王国的公主的发问,仙女教母并没有立即回应。”

“我的孩子,去睡一觉吧,大概是老鼠窜进了火龙的窝,他被惹恼了。”

“帮公主盖上丝质的被子,拉起轻纱的帷幔,仙女教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的走了出去。”

“王国的公主翻来覆去,她担心着日夜相伴的仙女教母,最终还是离开了床榻,第一次推开门走下阶梯。”

“仙女教母,你在么?回应她的是愈演愈烈的轰隆轰隆的声音,她扶住墙边的砖石,定了神努力的向下走去。”

“最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过后,外面没有什么声响了,王国的公主也终于走完了长长的阶梯。”

“那是怎样的一副景象啊。”

“连根拔起的巨木横于庭院,有毒的藤条上缠着无数骇人的尸骨,火龙疲惫的蜷缩在一侧,而她的仙女教母则静静的悬浮于空。”

“别怕,好孩子。”

“我不会让任何人夺去你的。”

3

“所以这算什么,黑童话?”

不等对方回答,她就兴致勃勃的笑了起来。

“没想到宗三你还有写作的技能啊!”

被夸赞的粉发男人只是轻轻笑了一下,随即翻开下一页。

“那么然后呢?”
“然后不知道噢,我还没想出来。”

“啊……”
女人低下头,晃动着双脚。

“主人有什么疑惑的嘛?”

“所以说仙女教母是杀了所有想带公主走的人嘛……果然童话还是太偏激了。”

“大概是的,不然就起不到吓唬小孩子的作用了。”
宗三左文字合上手中的笔记本,轻飘飘的回答到。

“不过仙女教母已经对公主那么好了,为什么还要这么过分的把她锁起来。”
“这样才有绝望的效果啊。”用卷起来的书敲敲审神者的额头,宗三慢慢的站了起来,“大概只是为了扼杀哪怕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吧,如果能不看到其他人的话,就不会有比较。”
也是没有完全自信的表现呢。

“诶……还真是恶趣味呢。”
女人抱着双膝,感叹到。
“恩?”
“宗三……会想把我锁起来吗?”

就犹如笼中鸟一般。
只属于你一人,也只看着你一人。

男人转过头来,异色的双瞳里看不出情绪的变化。他低头,拉近些许他们之间的距离,女人倒是没有没有躲闪。
真是美丽而危险的刀。

“我可以当成主人在撒娇吗?”

“这个随你啦……”
想是得到什么回答似的,女人的语气又重新开朗起来。

“毕竟现在的主人是大家的呢……如果我独占了,就完成不了政府派发的任务了吧。”

审神者咬着嘴唇,似乎是想了好一会。
“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

“我会按照自己的节奏来的。”
像是想描述出什么独到的赞美似的,他舔着她的唇角。
交换的吻并不绵长,因为在本丸里几乎随时都会被别人撞见,很令人生厌的事实。

他所能做的只有在她离去之后慢慢回味。

——————

仍被理智拉着的并没有黑化的宗三,他所写的童话是他的妄想,但他不知道结局的时候婶的想法会是什么样,所以没有写下结局。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