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浸藤花

乱酱本命
经常性沉迷冷cp

【粟田口】反抗声明(9)

粟田口黑道paro

是轻松向喔_(:з」∠)_
大概就是想看弟弟们和一期斗智斗勇_(:з」∠)_
本章为大将组专场
ps:本篇的粟田口大家和鬼丸国纲姓~
pss:粟田口为组织名~请不要搞混~

这次更新有点短,其实应该是上篇ww

都能接受请~

——————

“风速,西南风三到四级左右。”

“啊……”

摩挲着双手,药研想了想还是掏出了刚刚乱给的手帕,擦了擦手心的汗。

夏季潮湿的风到了一定的高度就变的干燥,但仍是热度不减的样子。市中心高楼大厦的玻璃幕墙反射的光污染,这让他盯着看了一会就觉得眼前仿佛有成片的光斑。

“药研!”
通向天台的楼梯处自己红发的兄弟正站在朝自己招手,似乎是搞定了的样子。

“后藤说让你把麦打开。”

他轻松松的走过来,俯下身双手撑在膝盖上:“嘛,虽然只是接的单子,也认真点啦。”

“这又不是认不认真的问题,”药研抬头,对着信浓眨眨眼,“总觉得有什么怪怪的……”

“唔……大概是厚太严肃了?”

“欸有可能。”

“是啊是啊明明只是赚零花钱的单子,这次厚却把我们三个都叫了出来。”

“想想最近要的开销,我打算这次结束后换个新的瞄准镜。”

“你不打算换新枪?那还是把那支加利尔让给我。”
“嘛……”

药研推开信浓满是期待的脸,没有反驳余地的拒绝了。“药!研!”

“别闹啦你们俩,还有一直麦都是开着的别以为你们嘀咕什么我不知道。”

半带嫌弃的声音突然响起,伴随着滋滋啦啦的电流声,显然受到了什么干扰。

“信浓去楼下车里,药研在楼顶待命,毕竟你还是尽量不要出手。”

“好的好的。”
厚藤四郎坐在这栋办公楼里的茶水间,举着平板电脑,像是在看着什么似的也只戴了右耳的耳机。

已经拜托了秋田搞定了摄像头,这次的行动不是很张扬,他也不想搞出什么大事。不过别人家的大将都是坐在办公室然后大手一挥,自己却是还要跟着上前线。

所以说财政大权很重要啊,没钱啥都干不成。想想最开始博多信誓旦旦的眼神,厚有些不快的抓抓头发。虽然他管钱管的是很好吖但是……好想像电影里那样帅气的只需要带个墨镜然后打个响指:“天凉了,该让他们倒闭了。”

啊……不……是天热了。

“厚,我到了。”
“欸?噢噢,好。”

从沉思中猝不及防的惊醒,厚摇摇头,立刻转换了状态。
“开始行动。”

“收到。”

简短的回应了一句,后藤走上楼梯。他今天穿的还算是正式,平常耀眼的橙色头发被染成了黑色。

虽然知道只是染发喷雾,但在看到玻璃门反射的自己时他还是有些许犹豫。乱的化妆技术是相当不错,但是如果未来的自己鼻梁会如此塌他可绝对不会同意。感觉自己的脸仿佛是胖了一圈,后藤伸出食指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楼上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但凌乱的桌面和未喝完的茶水显示这里不久之前还是忙忙碌碌的状态。

厚告诉他这间办公室的人在上午是有例会的,“大概一刻钟到半小时不等,不排除会有人回来,速战速决。”

药研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呼出。

狙击枪已经架好,用来装枪的大提琴包也是打开的状态,随时准备好了撤退。
透过瞄准镜,他看到后藤在办公桌前忙碌的翻找。这次的委托人的要求不高,是几乎不用见血就能完成任务,薪酬倒是十分丰厚。

只不过要和另外三个人一起分享啊……
他高高举起手伸了个懒腰。

后藤似乎已经完成了,正走向门口准备离开。玻璃幕墙也就是这点比较好,里面无论发生什么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

他突然一把扣住枪托,死死的盯着瞄准镜,食指按在扳机处微微颤抖。

究竟是什么时候……

后藤往后退了一步,后腰不小心撞上了办公桌的桌角,疼的他不由得龇牙咧嘴。但对方没有给他中和疼痛的机会,直接是举起棒球棍再次重重的砸下来。体格上的差距让这场突然的单骑决斗显得胜负已定,这个与办公楼格格不入的肌肉男叫嚣着,挥舞着看起来极具威胁的球棒,而后藤只仅仅带了一把弹簧刀別在腰间,就算这样他也没有可以拔刀反击的机会。还有刚刚顺手从桌上拿起的美工刀,但薄薄的刀身并没有什么用,他丟下它,只是在不断往后退着。

他是冲着后藤的命来的。
听到耳机里后藤的惊呼之后厚就反应了过来,他无视了耳机那头信浓焦急的询问,直接连线了药研:“能行嘛?!”

“不行!”

药研的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大声吼着,从瞄准镜里看到的两人缠斗在一起,根本无法瞄准。明明厚给自己安排的唯一任务就是最大限度的保证兄弟们的安全,而当下满满的无力感只让他感到慌乱。

怎么办?

现在立刻开枪射击?

不行的会伤到后藤的……

可现在后藤他坚持不了多久啊……

瞄准镜里的后藤往窗边一闪,随即而来的金属球棒就击碎了玻璃,哗啦啦的闪光碎片向楼下坠去。

药研也随之一怔,松开枪支就扒拉着天台的边框往对面看。
还好,他的兄弟还好好的。

为什么……

“药研,你先等一下,后藤!”

厚的声音似乎有刻意压低,他在这种关头下的冷静仿佛是一针镇静剂,药研听见耳机里沙沙的声响,他似乎是在跑动着。

“后藤,试图和那个人保持距离!药研,你看着办!”

耳机的那端后藤促急的应了一声,像是已经在非常遥远的地方。药研在试图冷静下来一般的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面部肌肉放松下来,只不过心脏依旧是徒劳的剧烈跳动着。

瞄准。

视界里的后藤突然放弃了抵抗,转身就往办公室的角落里冲去,扶住身边的椅背就看也不看的往后推去。办公椅咕噜咕噜的轮轴叫唤着,迎面撞击跟上来的肌肉男的膝盖,然后只是被暴力折断了扶手,哀嚎着歪向一边。

扣动扳机。

就是啪的一声。

已经是紧紧贴着玻璃窗的后藤,看着距离自己额头差不多一尺距离的金属球棍脱力的掉在地上,咣啷咣啷的滚远。脸上有些被溅到些许热热的液体,他下意识的抬手去擦,但感受到手套的粗糙感的时候还是停下了。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情景,但总不免得感到咋舌,至少是第一次被逼急成这样,自己也好,厚也好药研也好。

应该不会又出现一个袭击过来的庞然大汉吧。

“后藤,小心一点,这次我们不能妄下定论。”厚听起来完全没有松口气的样子。“这次接的单子本身大概就有问题,先撤退。”

“可是现场怎么处理……”

“别管了,虽然在摊牌之前我不希望粟田口引人注目,但既然发生了,就这样吧。回头我们要把计划提前了。”

“……好。”

“药研的安排本来就是为了这种最坏的情况这样的打算,毕竟我们和其他的组织不同,我们不能失去任何一个兄弟。所有人我都不会放弃的。”
“所以放心啦。”

门外的的走廊响起了鞋跟的敲击声,突然出现的人声嘈杂,让后藤再一次紧绷起了后背。

“走吧,趁那些人还没走到走廊拐角……”

“……吱!”
耳麦里的刺耳的尖叫轰鸣,一会儿随时不那么尖锐了但用着巨大的音量播放着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似乎是一遍遍的重复播放,却完全听不懂。

“……厚,后藤!”

药研的声音被耳机里插入的巨响挤到微乎其微的角落,而这边磨砂的玻璃门外,隐隐约约的人影绰绰。

后藤一把扯掉耳麦,从杂乱的的音频里解脱出来。噪声吵嚷的让人心烦意乱,额头甚至有些隐隐作痛。这都是什么什么和什么啊……

门口是即将进来的无关人,撤退的指示也根本听不到,像是线路被人抢去似的。

难道真的,自己只能留在这了?

“后藤!”
突然的惊呼让走投无路他为之一愣,听见是从窗外传来的实着吃惊不小。扒着窗框往下看,只是车水马龙的无边无际,刚刚仿佛幻听一般的呼喊湮没在城市的喧嚣之中。

啊啊。

这样的嘛。

闭上眼,张开双臂,感受着风的轻抚。

鬼丸后藤人生的第一次飞翔。

真是糟糕啊。

————————
大将组……真的好呀(●°u°●)​ 」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