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浸藤花

经常性沉迷冷cp
不太建议关注

【刀乱末日企划】乱藤四郎part5

企划文 @末日企划主页
乱藤四郎×女审神者
女审神者有名字
本章有珠子婶 @半雨堰桥 和物吉婶 @橘子 和般喵婶 @减肥中…… 出没(「・ω・)「

和Jose的一并的路程大概就是到这里了感觉是终于到了b市哇
和管清一起行动片段在阿清那里已经写的很详细了所以是接下来继续写的(❁´◡`❁)*✲゚*
然后因为是和楠千叶初次见面所以彼此的语气都比较生硬,之后会好的吧应该233是和物吉婶第十四章最后一段相关的内容

希望没有ooc
如能接受请看

很久没有更新了(ಥ_ಥ)
我现在好像码啥都卡的不行【土下座】

————
1
“晴。”
“一路上还是很平静的,有溯行军但是击退了也就好了。毕竟人多力量大些,嘛不过果然还是我比较擅长夜战啊。”
“路上遇见的大般若长光先生和他的审神者在刚到b市就急匆匆的下车了,明明还没有到完全安全的地方呢。”

咬着水笔的另一头,乱藤四郎歪着脑袋盯着自己手里的日记本,旁边坐着的Jose也侧过脸看着他,似乎是端详了一会。
“放心吧,你家审神者都说不用太担心了,”她微笑着,“而且刚刚进入市内的时候,路口有摄像头,似乎是还在运行的样子。”
“那样就可以了吗?”
“大概是可以的,说明管辖这里的人会知道有人从外面过来了,听桥生前辈说安全点会有巡逻队接应的。”此花千秋扶着方向盘,接上了乱的疑问却没有回头,仍是紧绷着看着前方的道路。“只要不要突然遇上时间溯行军就好。”

“遇上了也不用太担心的啦,大般若先生还是很强的,别看昨晚那样,他可是太刀啊。”乱一改自己刚刚的语气,反过来似乎是要宽慰她似的。“我们都很信赖曾一起共事过的刀的实力。”一边的数珠丸恒次也简短的补充了句。
“所以,当下还是担心下我们自己吧。”

b市千秋只来过一次,也没有到市内去,只是跟着部队在附近驻扎,远远的一瞥而过b市的灯火熣璨,车马喧嚣。而现在已然破败不堪,柏油路面上仿佛是不可思议的力量造成的凹陷,四处倒塌的信号灯,路口堵塞的车辆的残体和积堆的尸首,周围楼房的水泥的断垣残壁覆盖了他们,仿佛还能看到倒塌时扬起的纷纷灰尘,人们的惊叫呼喊,然而现在一切已经沉寂下来,金属的汽车盖面附着厚厚的一层灰末。
和d市新鲜的废墟不同,这里已经安静好久了。没有人清理,也根本没有多余人力来清理。
周围能够露出泥土的路面被疯长的植被覆盖,有些甚至是爬上了建筑物,像是要吞没这无机质的世界似的。
除此之外,荒荒凉凉。

没有人,也拜其所赐,没有被吸引来的时间溯行军围聚过来。只能说幸好是越野车,千秋已经完全不会去思考所谓的这条路能不能走通不通了。一踩油门一转方向盘,咬着牙就冲上面前水泥的废墟。
乱藤四郎和数珠丸恒次倒是还能忍受越野车剧烈的颠簸起伏,不过有些体虚的Jose看起来就不是那么好受了。她脸色有些苍白,数珠丸则顺手揺下车窗,稍微是透了些气。
“晕车么?……抱歉啊再忍耐一下。”
很快就驶上了平稳些的路,似乎是被清理过的,有车辙的痕迹。等看着两侧的建筑物逐渐高大起来,渐渐的能听到些区别于风声的声响。
千秋的心也提了起来,这里大概曾经是商业区,游荡的溯行军大概不会少。她转头看向乱,他右手按在刀柄上,左手则扶住车窗,警戒着四周。
突然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虽然危险仍亦步亦随。

“吱……”
一个急刹,乱没注意扶好撞上了前面的椅背,额头和鼻梁有些痛,他侧开头就看见千秋惊讶的神情:“前面怎么了吗!有溯行军?”
“不……不是。”她收敛起表情,似乎皱了下眉,然后就打开车门随即跨了出去。

是安全点的巡逻队。

得救了。

最起码,迎接他们的终于不是死物了。

2
安全点阿尔法,比想象的要大得多。

跟着巡逻队走进重重叠叠的防线,入口的守卫腰间佩刀,在乱和数珠丸进入的时候稍微是惊讶了一下,不过也仍是规规矩矩的替他们做了登记的手续。
Jose因为之前受伤被医疗组的人拉去诊断,数珠丸恒次也跟去了,就此这样和千秋和乱告了别。
“你还有要忙的任务不是吗?快去吧。”银发的女孩微微笑着,她是付丧神则点头以示告别。看着两人消失在医疗点走廊的拐角,千秋还是有些许愣神的。

向站岗的驻军士兵询问了安全点的管理人,却被告知现在已经不是政府在开展管制,而是由所谓的家族里的人来维持这里的秩序,他们称呼他们为长老会。

对于b市政府的下台并没有感到意外,千秋意识到自己甚至在默默祈祷着,d市的那些所谓政府贵族也能够从权利的舞台上被拽下,哪怕他们被溯行军撕成碎片也无所谓。
毕竟援军只要晚一秒,桥生前辈就要受到他们的指使,不,应该说是奴役,多一秒。在缺少物资,兵力的情况下,所谓的得势者却仍龟缩在绝对安全的一隅,在凭空想象中指手画脚。而一个尽心尽力为了人民安全着想的战士却成为他们维稳的道具。

安全点的士兵通告了他们的上级,表示会带着此花千秋去见这里管辖驻军的负责人。她示意让乱留在这里,付丧神却嘟起嘴不同意,死乞白赖的跟上了她的步伐。
安全点要比想像的安全的多,路上有怯怯的被家人紧紧拉着的孩子,还有刚刚领到食物配给的妇人,在暗巷里也有不怀好意的青年倚着墙无精打采的站着。
但最起码,这里没有噬人的妖怪。
只能说那些所谓的长老会的管辖要比自己想像的好太多了,最起码确保一般民众的安全他们做到了。

在内心给这位即将见面的管理者稍微打高了一些印象分,千秋加快了脚步,跟紧前面带路的士兵。

既然说是家族的家主,她也略有耳闻,大概是德高望重的老人……?一般的印象大体如此。千秋难以想像该如何和这样不同世界般的人物交流,除却见过的世面的宽度和长度,还有一种名叫年龄的代沟的巨壑。
她为该如何遣词造句陷入了深深的苦恼。而一边的乱却毫不在意的打量着四周,捻起自己麻花辫的一角随意的玩着。
“呐呐,带路的小哥哥,你们的这位领导人是什么样子的人啊?”小短刀见千秋半天没有说话,直接去搭话了带路的士兵,见他一愣又顽皮的笑了起来,“就问问啦,不然很可怕的人的话我也是要做好准备的呢。”
士兵没有直接回答乱的提问,他左手摩挲着腰间的刀柄,“……您也是付丧神?”
“啊,当然。小哥哥你不也是嘛!”
“欸?”
才处心积虑想好开头的千秋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形,而带路的付丧神小哥哥仿佛也有些惊讶:“您不知道我是付丧神么?”
“啊……真的没有……”
在外形上与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面前的付丧神有着金色的头发和干净的脸庞,穿着也是迷彩服但有一点点的宽松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一般在这个世道还会佩刀或剑的多半是付丧神。”
“恩……”
“我们现在的领导者是河内家的家主,据我的主人所说是世代从军的家族呢……而待会你们要见的这位……讲真我也没有过交流,毕竟管理者似乎都总是很忙碌。”付丧神小哥哥继续说明着,稍微补充了细节。乱则背着手,和他并排走着。
“不过是位有些令人感到意外的人呢。”
“这样嘛……”
“虽然安全点现在的军队大部分由付丧神和他们的主人任职,但她也没有强求所有的人都要参与镇压或是巡查。”
“恩,那样确实。”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乐于面对那些怪物的。”小哥哥耸耸肩,“但是我们驻军也实着缺人,许多付丧神因为自己审神者是普通人的缘故,都是尽量避免冲突的。”
“……”

说着就左拐顺着楼梯转上了楼上,在一扇门前止步,“请进去吧,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回去站岗了。”
“好。”

嘱咐过乱让他在门口等候,千秋叩响门,里面传来了应答。
推开门,条件反射的双脚靠紧,举手并拢四指敬礼,“失礼了,您好我是……”
千秋眨眨眼,惊讶的停顿了半秒:“此花千秋,来自原d市市郊军区,军衔少佐。”
出乎意料之外的,身为家主的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子,坐在办公桌前正仰头看她。
“您就是现在驻军的长……长老吗?”

“啊……是的。”女孩有些冷淡,似乎是因为刚刚从积堆成山的文书中抬起头,有些烦闷的抓抓头发。“我是楠千叶。”
“我从d市赶过来,这里是d市政府领导人给您的信件,请您过目。”

黑发的女孩接过信来,揉揉眉头,盯着信封外的字迹看了几秒,就干脆的拆开。
哗啦啦的信件里被折叠的纸张展开,河内家的女孩一手托腮,另一只手夹着笔点着来信。

这个房间不大,但也不知道是因为窗帘的关系还是这栋房子有些背阴,总显得有些暗。除却办公桌和上面满满当当的文件,也就是靠墙的一张床和手边的柜子罢了。
氛围确实并不怎么样,不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事。千秋觉得难以开口,能猜到政府的来信是肯定是请求增援,而自己贸然提及希望派一支付丧神军队实在有点强人所难,毕竟两面都是缺人的地步啊。

“我知道了,回头我会去和其他负责人商议。感谢你把信件送达,辛苦了,此花少佐。”读完信的女孩看似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似乎在思考什么的样子,但仍是好好的直视着千秋的眼睛。不过看她没有什么要走的举动便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恩……如果是住宿问题的话还找刚才的登记处,他们会妥善解决的。”
“不是……恩。”
“小千秋你好没好呀,我们去找刚才的小哥哥然后去吃饭吧。”
乱猛地推开门,和他背后的阳光一同倚在门框边,探着身子往屋里瞧。
“啊啦……这位是?”
“我妹妹。”
想也不想的就匆忙回答,话语脱口而出的同时她也后悔了。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不说黑发的女孩有些疑惑的目光,乱嘟起嘴,气鼓鼓的看着她,“小千秋!小乱是男孩子啦,这个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嘛!”
“欸都……我……”
“小千秋!”
一步一步的走近,乱湛蓝的眼睛里是满满的不情愿,“乱是要保护千秋的,千秋请不要把乱当小孩子看好不好!”
“……只是……”
“解释起来又不麻烦!我只是喜欢漂亮的衣服而已!”
“呃……”千秋低下头。果然来之前应该串好假身份啊。噫。孩子太坦诚了也不好。

既然已经到安全点了,就还是尽量不要再和溯行军战斗为妙。明明希望就过上相较为平静些的生活,然后和乱简单找份工作,过小日子就够了。
“付丧神是会死的。”桥生的话语仍仿佛在耳边回响。
他是会死的,不是我们原来所想的超级英雄,不死不灭。只是比起人类而言稍微强那么一丢丢的罢了。

“恩……是我弟弟,他的兴趣比较可爱,我一会会带他出去,就不打扰您工作了。”

真是糟糕。

别说是完成桥生前辈的要求,就是能不能坦诚接受乱似乎也出现了自我的质疑。
果然我还是很糟糕啊。
眼前恍惚过那时的情形,一削而半的盾牌,温热的血液,大开的房间,凌乱的书桌,日记本上业已干涸的血手印。
你们都已经走了,只留下不那么勇敢优秀的我。

伸手拉住乱的手腕就打算关门离开,身后的女孩却突然叫住了她。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想说的?”
她歪着头,看着她,礼貌的询问道。

“啊……是。

“我有个,还有个不情之请。”

“希望您能够派出一些付丧神的队伍。”

“因为那边几乎大部分的付丧神都被政府的人雇佣了,我们想保护普通人都有些吃力。”
“所以,虽然我也知道这里的兵力也很紧缺,但还是希望您可以同意。”

“我……”

“拜托了。”

就仿佛是突然开了窍,想说的话就这么没有委婉的说辞修饰般的倾倒下来。

“好,这个我肯定会尽力的。毕竟保护普通人是应该的。”
女孩把手里的文件叠好,在桌面上轻磕几下对齐。

“今天我们终于到了千秋说的安全点,在临时的房间休息。新认识了一个小哥哥,他是一把西洋剑,第一次认识这样的刀呢。”
“千秋完成了任务,虽然她把我叫做妹妹这个让刀有点不快,但她估计是想隐瞒我是付丧神的事实吧。”
“噫……我觉得没用欸,那个小哥哥都看出来了。”
“不过啊……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样子呢。”
“虽然千秋今天也依旧很温柔,对我笑啊,还很抱歉的表示以后会给我缝小裙子。”
“但她……”
“我会保护好她的,这句话绝不是说说而已。”
“所以,晚安,日记。”
————
日记本现在是由乱来写日记。
然后关于千秋文中那个突然的转变大概可以理解为——受刺激了脑子突然好使了(不)
她其实就是在纠结一个说话的时机然而因为紧张以及之前积压的自责所以有些过于小心谨慎了。

然后下章开始搞事啥的。

评论

热度(18)